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21.01.24 星期日

黄河第一隧,到

济南黄河隧道工程昨全线贯通 今年10月建成通车届时开车最快4分钟可过河 比走黄河大桥省近1小时



  

新时报记者郭尧摄

1月23日,有“万里黄河第一隧”之称的我国在建最大直径公轨合建盾构隧道全线贯通。 新时报记者郭尧 摄
  23日,在位于天桥区的泺口浮桥渡口旁,随着“黄河号”盾构机巨大刀盘破土而出,由济南城市建设集团投资建设、中铁十四局集团承建的济南黄河隧道工程西线隧道胜利贯通。至此,有“万里黄河第一隧”之称的我国在建最大直径公轨合建盾构隧道全线贯通。按照计划,今年10月份隧道将建成通车。届时,开车最快4分钟、乘坐地铁2.5分钟可穿越黄河,比绕道济南黄河大桥节约近一小时车程。
“黄河号”+“泰山号”超大盾构首次穿越地上“悬河”
  济南黄河隧道工程位于济南城市中轴线上,南接主城区济泺路,北连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工程线路全长4760米,隧道长3890米,其中盾构段长2519米,设计为双管双层,市政道路与轨道交通合建,上层为双向六车道公路,下层为轨道交通。隧道管片外径15.2米,是目前黄河流域最大直径的隧道,也是目前国内在建最大直径的公轨合建盾构隧道。
  据了解,该工程为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模式,建设单位为济南城市建设集团,监理单位为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咨询公司,由中铁十四局牵头,联合铁四院、黄河设计公司组成EPC总包联合体。
  万里黄河自流入河南开始形成地上“悬河”。到达济南泺口段,河床高出南岸城区地面5米,最大洪水位高出河床11.62米,是一条罕见的、水量巨大的地上“悬河”。2019年9月开始,由济南城市建设集团和中铁十四局集团联合打造的“黄河号”和“泰山号”两台超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先后始发掘进,首次开启人类历史上对地上“悬河”的伟大穿越。
  “黄河号”和“泰山号”盾构机长166米,总重4000吨,刀盘开挖直径15.76米,相当于5层楼高。隧道最低点位于河床下54米,最大水土压力6.5巴(相当于一个人手掌大小的面积上承受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长距离、大断面穿越地上“悬河”,施工难度大、风险高,这必将成为人类开发利用黄河的又一壮举。
设计双道防淹门解决断面布置紧凑等难题
  如何建设一条从繁华都市穿越“悬河”的隧道?
  以全国勘察设计大师、中国铁建首席专家、铁四院副总工程师肖明清为核心的铁四院设计团队,提出了双道防淹门解决方案,以实现全方位有效封堵,保护城市安全。
  为拓展城市空间,济南黄河隧道设计为城市市政道路和轨道交通合建方案,实现隧道空间最大利用率。
  那么,怎么解决工程面临的公轨合建、断面布置紧凑难题?据了解,“万里黄河第一隧”设计为双管双层公轨合建盾构隧道,上层为公路双向六车道,下层为轨道交通以及排烟通道、管廊和逃生通道,实现一次穿越黄河的利用率最大化,极大降低了对环境的影响。
  铁四院隧道专业高级工程师何应道说,为保证道路及地铁的通行限界需要,铁四院研发了高度可调节预制箱涵,较常规方案可减小隧道内径20厘米,不仅直接节约工程造价,而且最大限度利用了空间,节约使用土地资源。
  水下这么深,公路和轨道合建,遇到突发事件救援如何保障?“济南黄河隧道工程内设置了消火栓、水喷雾、灭火器、广播、紧急电话、视频监控、设备监控等完备的防灾救援设施,通过中央计算机形成有机系统,如遇突发状况,可实现上层道路6分钟完成疏散,下层地铁区间30分钟完成疏散。”何应道说。
  经过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和数千名员工的艰苦努力,东线隧道于2020年10月30日率先贯通,西线隧道随后贯通。根据有效掘进时间统计,平均每天平稳掘进10.8米,创造了同类隧道施工的最新纪录。
焊接钢板加厚“补丁”接连攻克复合地层多重“夹击”
  江河湖海下面的盾构隧道建设因其施工风险较大、技术含量较高,在全世界都是门槛较高的建筑行业之一。
  中铁十四局集团经过15年的探索和磨练,在这一领域已成为“领跑者”,尤其是十四局大盾构13次穿越长江,在全国14米级以上超大直径盾构隧道中占据4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济南黄河隧道掘进中,大断面、长距离、浅覆土、深基坑、高水压,这5项技术难题先后被中铁十四局大盾构建设者一一攻克。
  “最大的难题是钙质结核和粉质黏土不规则分布,甚至是交叉出现,造成了盾构机在掘进中刀齿崩断、卡泵、滞排、废浆量大等。”中铁十四局项目总工程师杜昌言说,掘进中遇到的岩石强度普遍达到45兆帕,最大为90兆帕,相当于高铁桥墩钢筋混凝土强度的两倍还多,最困难的一次26个小时只掘进了2米,取出58块坚硬的岩石。
  大块钙质结核堵塞格栅,造成了泥水循环系统排浆困难,严重时导致停机、管道被磨穿等问题。在李海振创新工作室主导和院士专家团队指导下,工程技术人员在盾构机上设计加装了采石箱,改用新型成型管道,将进、出浆管道倒换使用,提前在易磨管道位置焊接钢板加厚“补丁”,来应对坚硬岩石的碰撞。
  据东线隧道盾构负责人董冰介绍,东线隧道遇到的钙质结核“密集区”有1公里的区间,以工匠智慧攻克了道道难关,这些成果紧接着运用于西线隧道,避免了另一条隧道施工中重走“弯路”,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
【相关新闻】 从“大明湖时代”到“黄河时代”济南跨黄河向北发展的新篇章开启
  一条大河,穿城而过。南京、武汉、杭州、广州、长沙、天津、兰州……拥河发展、携河发展的浪潮此起彼伏,奔涌向前。
  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蜿蜒来到济南。上起平阴东阿,下止济阳仁风,自西向东流经9个区(县),绵延180余公里,占山东黄河河道总长近三分之一,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曾经,因为经常决口泛滥,黄河成为制约济南发展的瓶颈;而今,黄河大汛实现安澜,38年未遇洪水,20年不曾断流,黄河水越来越“清”,黄河为济南市提供源源不断的城市用水。
  济南市深入践行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从人水相争走向人水和谐,从传统治河走向现代治河,将黄河变为城中河,是泉城发展的一盘大棋,济南跨黄河向北发展的新篇章从此开启。
  济南黄河隧道工程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标志性工程之一,隧道建成后,济南城市中轴线穿黄北延,向北通达309国道、济南北部新城。沿线有华北最大客运站济南客运总站、济南火车站、济南动物园、泺口服装城等与济南市民息息相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商业中心,通过黄河隧道开车4分钟过河,15分钟抵达城市中心。
  打破天堑,北跨加速,先行区建设日新月异,产业转移、配套设施、开发景区、聚积人口,济南新中心呼之欲出,济南正加速从“大明湖时代”迈向“黄河时代”。 (新时报记者柴颖颖 通讯员刘福昌 丁翔)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