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右副刊 2021.01.12 星期二

大明湖的美你get到了吗

  

□赵桂琴
  如果你把大明湖当作一处神圣名胜去瞻仰,八成会失望,那种心理落差我很能理解。估计你还会说,不就这么一个不大的破湖、水面有几丛破荷叶嘛。是的,大明湖没有最美喀纳斯的神奇、神湖纳木错的洗心,也没有仙海青海湖的清凉仙气、“龙潭天眼”天池的莫测神秘,更没有宝岛明珠日月潭的风情旖旎,甚至也没杭州西湖的名气那么大。
  大明湖,就和咱这济南人一样,内敛低调,平实厚道,人淡如菊。它不会带给你电光石火的惊艳,也不能给你石破天惊的震撼,甚至很多时候它都没有太多存在感。只是你有所不知,它犹如一壶耐泡的冻顶乌龙,唯有细品才能体会到它的醇厚香远。细水长流的岁月里,以它的博大旷远、它的清澈至柔、它的包容丰厚、它的坚韧担当滋养着这座城市,成为泉城济南的心脏。
  大明湖的美需要慢慢感受,如同我们只有让心静下来,才能看到鹭鸟的微笑,才能听见花开的声音。试想,没有了大明湖的趵突泉还有趵突腾空的激情吗?没有了奶汤蒲菜、明湖脆藕的济南菜,还有清香脆嫩的灵魂吗?没有了大明湖的千佛山,又去哪里展现佛山倒影的天下奇景?大明湖,以它的波澜不惊,身体力行地阐述着高山不语、静水深流的朴实哲理,以至于,连大明湖的青蛙都受其潜移默化,成为不叫的“哑蛙”。
  杜甫肯定知道大明湖的美,天宝四年(745年),他去临邑看望弟弟杜颖,途中忍不住开了个小差,跑到济南来陪适逢在此的北海郡太守李邕一起游览大明湖,两人在湖中历下亭吃了饭,于是《陪李北海宴历下亭》问世,“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也成为杜甫打卡大明湖的题记。
  宋代文学家黄庭坚对大明湖的美也不陌生,他曾写下“济南潇洒似江南,湖光山色与水清”的诗句,可见对其评价之高。但最懂得欣赏明湖之美的外乡人当属那个发出千古第一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的金代山西人元好问。他幼年曾跟随义父到莱州赴任,途经济南,想必印象深刻而美好,经年之后,已成为旅行达人的他才会多次来济南故地重游。初秋的大明湖在他眼里是这样的:“荷花荷叶何处好,大明湖上新秋,红妆翠盖木兰舟,江山如画里,人物更风流。”傍晚泛舟于大明湖之上是这样的:“大明湖上一杯酒,昨日绣江眉睫间。晚凉一棹东城渡,水暗荷深若无路。”旅行结束后,他会朝思暮想期盼下次重游:“何时北渚亭边月,狼藉秋香拂画船。”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日日扁舟藕花里,有心长作济南人。”若在今日,这样一枚宣扬济南热爱济南的才子,定会被政府以“人才引进方式”请过来,彻底圆他“长作济南人”的夙梦吧。
  让大明湖名气大增的,是作家琼瑶在《还珠格格》中杜撰的乾隆皇帝的一段艳遇,从此,“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成为一个妇孺皆知的“名梗”。我倒怀疑,元好问对济南的这份痴念,也许和乾隆皇帝邂逅深情少女夏雨荷一样,他也在此遇到了心心念念的姑娘。有时怀念一座城市,其实是在怀念一个人,他如此沉迷于泛舟湖上,与其说是明湖美景醉人,不如说与他泛舟的那个人令他心醉。
  夏日的清晨,热情的阳光透过垂柳,洒在水面,泛起耀眼的金光,大群鸥鹭欢快地鸣叫着在明湖南门水边的上空徘徊。沿湖晨走的人们不忘指点玩赏亭立于水面的荷花,有了这份美的滋养,济南人一天的日子都会过得很舒畅。
  湖畔亭廊是萨克斯手的驻地。黄昏时分,夕阳从济南第一高楼之后望向湖面,通红的小脸在湖畔那片芦苇丛的映衬下,如天使儿童涂鸦的蜡笔画般可爱。坐在水边的垂柳下,闲看几只蜻蜓在翻卷的荷叶间飞舞嬉戏,不远处,有两只野鸭在扎着猛子撒欢,微风掠过水面,望着水中倒影你才会发现荷花在微微颤动,被风吹动的垂柳轻轻拂着你的脸,后面悠悠飘来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此时,你的心头也定会涌起一股温柔和浪漫。
  冬日的大明湖是另一种澄澈景象,茫茫湖面烟波浩渺,五孔联拱的鹊华桥如精心刺绣的花边镶嵌边缘,残荷枯枝兀立水中,这幅浑然天成的水墨画,正是李商隐描摹的“留得枯荷听雨声”的生动写照,肯定很对黛玉姑娘的心思,而残缺美也恰是中国人对生命的懂得。一轮皓月自湖上升起,又倒映水中,漫随起伏的水波微微荡漾。一只水鸟低翔而来,单足伫立在一支折断的荷茎上歪头凝思,这时你会感叹,苏轼的“飘渺孤鸿影”居然是写实呢。此刻,怕是也可以请湘云和黛玉来对一下“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诗句了。
  大明湖畔不只有夏雨荷,还有易安居士。清照粉一定记得那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次争渡,不一定发生在大明湖,我们却会因为喜爱的李清照,愈加喜欢李清照笔下的藕花吧。李清照,这个放在现在价值观也毫不过时的奇女子,以她的惊世才华,她的令男人也为之赧颜的铮铮风骨,她的特立独行,她的我行我素,在900多年前便活出了不亚于如今时代新女性的女神范儿。
  大明湖的美还因了稼轩居士,他曾如此描写大明湖的荷花:“红粉靓梳妆,翠盖低风雨。占断人间六月凉,期月鸳鸯浦。根底藕丝长,花里莲心苦。只为风流有许愁,更衬佳人步。”你断想不到,豪放派代表人物还有着这般缱绻的一怀柔情。
  诗词“二安”离大明湖都远,但大明湖也当得起“天下名湖”的地位。它的美不浓烈、不张扬,却在不动声色间,让你弃械投降。生活在济南,你会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大明湖已如同空气,成为你不可或缺的生命呼吸。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