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点 2020.11.12 星期四
中老年人购物习惯正发生改变 部分老年人深度“网购”

“互联网没有抛弃我爸妈”




  

  “不都说‘双11’快递慢吗?你看我隔天就收到了。”11月3日,60岁的林燕平戴上老花镜,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一阵后,迫不及待地将这条信息发给女儿,还不忘加上个“咧嘴笑”的表情。
  老年人“触网”购物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在堪称“魔幻”的2020年,这个群体的购物欲和需求却在飞速提升。天猫“双11”启动第一周,阿里巴巴发布的《老年人数字生活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疫情以来,中国60岁以上的银发群体加速拥抱数字生活,消费潜力不容小觑。更有业内专家表示,其电商购买渠道数量也有可能超过年轻人。新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有大部分老年人深度“触网”,但他们的生活中仍然面临“数字鸿沟”,比如在网购中遇到困难时,50%的老年人会选择放弃。如何避免老年人在数字化社会里掉队,依然是眼前面临的困境。
高龄“触网”让他们的生活老有所乐
  住在单位的家属院里,林燕平自认是这群退休老太太里最普通的存在。她不爱新鲜玩意儿,但喜欢随大溜。跟着跳广场舞的几个老大姐,她买了智能机,学会了发微信、刷抖音,她总说自己年纪大了,不愿再尝试更多,也怕把银行卡绑到手机后,退休金跟电视上演得那样“不见了”。迫使她在手机上“花钱”的转变,不得不提今年年初那段全民居家隔离的日子。如今,她不仅会在社区团购上买东西,还时不时找女儿、女婿帮着从拼多多上“砍一刀”。
  跟林燕平一样,57岁的张可军学会网购也就是这一年的事,“年纪大了,虽然不服气,可记忆力和精力真是跟不上了。”他告诉新时报记者,对网络购物的不信任、操作起来麻烦是他不愿意网购的主要原因,“真想在网上买什么,就找孩子替我下单,直接寄给我。”他说,同样一款保健品,网上卖的甚至是药店价格的一半,便宜的让他不敢相信,有时还就真宁愿在实体店花高价买,让他觉得更放心。
  但随着社区团购的发展,张可军尝到了网购的甜头,“买点菜、水果什么的,取货就在家门口,比了比价,大家一起买比超市划算。”他开始尝试购买,再加上受今年的疫情影响,这样能减少去人群密集区的次数。
  动动手指,坐在家里就能收货,张可军也像刚接触网购的年轻人一样好奇,他经不住诱惑,开始在短视频软件上买些生活用品,比如像绞肉器、定时器之类的小东西,价格大多是9块9和19块9包邮。“剁手”的次数多了,势必也有踩雷的时候。张可军买了一些便宜货回来,却被老伴说是“乱花钱”,他也坦言有些东西是冲着便宜买的,回来却发现用处不大。老伴给他立了个规矩,网购超过100元的要报备,张可军也乐呵呵地答应了。
一半老年人网购遇难题时选择放弃
  采访中,新时报记者发现,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社会的全面数字化,也影响了此前“数字经济聚光灯”之外的群体。根据报告,疫情期间,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触网”增速远超其他年龄组。老年群体消费金额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9%,疫情期间消费增速位列第二,仅次于“00后”。与其他群体相比,老年人的消费支出主要用于孙辈、保健养生、医疗护理、休闲服务、饮食和居住空间品质改善方面。其中,食品是银发群体网购的偏好品类,线上食品支出高于其他群体3.6个百分点。盒马数据显示,疫情过后,60岁以上用户线上订单增速最快,线上购买习惯逐渐稳定,人均月消费金额高于“90后”及“00后”。与此同时,每日优鲜网购生鲜大数据显示,2020年春季,40岁以上用户增加了237%,其中有90%的中老年新用户跟儿女学会了下单;美团“60后”用户以36.7%的占比成为外卖新客增长的主力之一;饿了么平台外卖生鲜业务的50岁以上用户,环比增长了2.3倍。
  58岁的刘爱军在同龄人中实属“时髦”,爱旅游、会网购,把退休后的日子过成了“向往的生活”。今年她又学会了看直播,给老伴买了件羊毛衫、给自己买了套护肤品,这次“双11”,她根据“剧透”提前比价,在好几个平台精挑细选,买了不少好东西。“退休以后时间充裕,我又是那种闲不住的,不过老了就是老了,脑子没年轻时候好用了,光算怎么结账合适就算了一天。”她告诉新时报记者,这得益于她在年轻时较早接触了互联网,“在聊天室聊天、联网打扑克牌、网上炒股,我都接触得早,所以上网对我来说没啥障碍。”
  但在新时报记者采访中,却发现像刘爱军这样主动网上冲浪者实属不多,很多老年人都是“半路出家”,在智能手机时代,他们被倒逼着学会通过网络跟这个世界“打交道”。这其中,智能手机复杂的操作成了挡在他们前面的“拦路虎”。
  网购遇到问题怎么办?或许我们能从报告中窥得一二:淘宝老年用户日活规模增长,但支付率却明显低于年轻群体。根据分析,银发群体的求助场景主要集中在退款问题(42%)、商品相关问题(17%)、物流问题(16%)、支付问题(8%)及账号和操作问题(5%)。在退款问题场景中,老年人更多的问题集中在“操作问题”上,包括如何退货、钱款如何退回等问题。遇到问题后,50%的老人对金额不大的资损场景选择放弃,主要认为“麻烦”和“不会操作”;30%的老人向身旁可靠亲友寻求帮助;20%对网购相对熟悉的老年人会先联系商家,协商结果依赖商家服务,对结果无预期。同时,报告中也显示,在“老年人是否需要接受数字生活的服务培训”上,子女和老人均表示需求强烈,72%的子女和73%的老人希望获得数字服务培训。值得深思的是,儿女认为,老年人最应该接受网络安全防诈骗方面的指导(67%),而老人自身则最渴望获得网络购物技巧(71%)和网上支付技巧(63%)方面的培训。
  对上述观点,爱运动的史玲玲也表示赞同。“就光网上退货怎么退,儿子教了我好几遍也没学会。”她告诉新时报记者,虽然网上大多是7天无理由退换,但退货这个环节过于复杂,她总要求助于儿子,心里觉得麻烦,就很少在网上买。
银发一族成了重要的“搅局者”
  “当我们讨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机会时,很多人会问新的人口红利在哪里。”电商界的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答案很简单,就是中老年人。不仅电商,中老年人群体已成为短视频平台的“香饽饽”。据普华永道数据,2018年我国银发经济相关产业规模超过3.7万亿元,预计未来老年产品及服务市场将快速增长,2021年总体市场规模将达到5.7万亿元。
  一位专做中老年服饰的抖音电商告诉新时报记者:“最近两年,很明显感觉到抖音的中老年用户越来越舍得花钱。对这些玩抖音的中老年人来说,他们追求更偏向时髦的款式。”
  意识到银发经济火热,电商和短视频也在向中老年人“靠近”。除了抖音、快手之外,B站也不甘落后。2020年以来,B站连续放大招,五四青年节的超燃视频《后浪》持续刷屏,上线几天后,B站视频点击量超过1000万,弹幕数量达到17.1万条。据报道,B站的这条广告是为了致敬这帮年轻人和养育他们的父母一辈。实际上,B站的几次破圈都把目标用户群体瞄准到40岁以上的中老年用户。因为B站现在的用户太年轻了,破圈中老年市场,也是B站寻求增量市场的急迫需求。
  如今电商也在发力,他们通过上线亲情号、关怀版等,极力破除老年人在智能时代复杂操作的壁垒,以达到构建“数字适老社会”的目的。但每一个社会人都很清楚,除了呼吁社会从技术层面提供一些关怀老年人的解决方案,他们更需要的,是子女的耐心和陪伴。(新时报记者薛冬)刚上线就被“秒杀”,你能想到这竟然是济南老年人大学开设的“手机班”课程吗?网购、修图样样通,看这帮老年人如何玩转智能手机。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