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连载 2020.10.17 星期六

《英雄山·穿插》



  

《英雄山·穿插》作者:徐贵祥人民文学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
进入其中坪
  进入其中坪之前,没有遇到武装阻拦,只是在东头的牌楼下面,有两个装束奇异的男人过来询问,讲的是方言。不知道芎安跟他们说了什么,他们狐疑地打量我们几眼,就招呼我们跟着走。
  其中坪的街道,同我老家的集镇大同小异,中间也有青石板路,只是街面稍微窄一点。看不到多少铺面,只有寥寥几家药铺,几家银器店。
  路上芎安跟我讲,长老会已经得到报信,知道红军要到其中坪,但不知道红军是干什么的,到其中坪做什么,于是芎安跟他们解释,红军是来传教的,就像理查德教士那样。
  我觉得芎安这话好像有点不顺耳,但是细细想想,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有点似是而非。我问芎安,这两个人穿的是什么服装?芎安说,是印度服装改制的,他们两个是长老会的公仆,穿的是公服。
  我暗暗吃惊,没想到这里还有公仆,好像苏维埃似的。后来才知道,其中坪的公仆跟苏维埃的公仆是两回事,说白了就是听差的。
  此前我们已经知道,其中坪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小镇,人口不到五千。因为天高皇帝远,基本上自给自足。清朝咸丰年间,就有外国传教士来到这里传教。
  据芎安说,很早的时候,其中坪就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驿站。这里不仅有桑蚕丝,还有柞蚕丝。柞蚕俗称野蚕,柞蚕丝可以制成柞绸,所以其中坪的丝绸雅俗共赏。当地人用柞蚕的蚕蛹和不同的植物放在一起蒸煮,据说常食可以耳聪目明,延年益寿。
  我们都带着背包,打算找一个地方露宿。芎安说,长老会知道红军的代表来了,已经安排我们住在天堂客栈食宿。我说不用了,我们红军很穷,上面只给我三块银元,住客栈恐怕付不起膳宿费用。
  芎安把我的话跟那两个公仆说了。其中一个公仆笑笑,跟芎安嘀咕了几句,芎
  安转向我说,其中坪有个规矩,凡是第一次到其中坪来的客人,一律由长老会承担膳宿费用,以后成为其中坪的常客,才自理费用。
  我又暗暗吃惊,素不相识,管吃管住,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跟芎安说,这样不行,我们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白吃白喝是要犯纪律的。
  芎安说,那怎么办,难道就住在街头?
  我说,你给我们借几副门板,把门板的编号记住。我们啃干粮就凉水就行。
  芎安有些为难,跟那两个公仆商量,然后又跟我说,他们问,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
  我说,我们有纪律,必须做到秋毫无犯,否则我们同军阀有什么两样?
  我们在街面行走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有一些玫瑰色的余晖在我们的头顶、眼前和脚下弥漫,感觉很特别。好像我们不是走在街上,而是走在云里。 (3)
  责编/徐征美编/赵鸣校对/冬平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