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连载 2020.09.16 星期三

《笑的风》



  

  《笑的风》
  作者:王蒙
  作家出版社2020年4月出版

香饽饽
  以大成家为例,必要时,他或白甜美骑车,小龙或小凤坐在骑车人前面的车梁上,白甜美或他坐在后面货架子上,还搂抱着未上车梁的另一个孩子。而用永久加重车载货的最高纪录是二百七十公斤,分别装在两个麻袋里,两只麻袋口扎在一起,放在后货架上,麻袋向两侧下垂,重心下降,骑起来更是异常安稳,欲跌不跌,欲翻倒更不会翻倒。同时,这里由于路况恶劣,又由于自行车承担了过重的任务,车三天一小毛病,五天一大扭曲,前一天内胎放炮,后一天前叉子裂纹,再过一个月就会断轴断根断条断筋。对于堂堂发表过诗歌小小说通讯报告的傅大成作家来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他是越来越拿得起来,越动手越纯熟老到,越干越入港起兴来劲儿,他敢向全城自行车修理师傅叫板。他不但修自己的车,还经常免费为同事为朋友为各派领导代劳,更显得大气与大义慷慨,助人为乐。古人叫作仗义疏财,现时到了大成这里,至少是大义疏修车工技,直至部分自行车零件。仅此一端,也大大优化了傅大成同志的群众反映、公共关系、民间舆论。本单位大联合委员会将傅大成定为积极分子,让他宣讲通过学毛著学雷锋提高认识为大家修车的事迹与体会。本单位的职工说起傅同志来,无不赞扬:“那可是我们那儿的香饽饽!”
  想当初,一九六六年,政治运动开始才到Z城供职的傅大成,由于写过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文艺作品,被斥为放毒若干若干,不免有些晦气。后来由于他自学成才,在修自行车上有卓越成就贡献,大大改善了一切的一切,不忘贫下中农之本,靠拢工人阶级弟兄,密切与各方的关系。家有图书腹有诗书万卷,不如红尘俗艺随身,他就是“劳动创造世界”这一历史唯物主义根本原理的样板与形象代言人。同样在政治运动中学会木匠活打家具,学会烹调做菜肴,学会无线电家电做单管收音机,学会泥水活盖小房,学会电工管儿工油漆工的知识分子即知识分子劳动化,那个年代也颇有一批。时势造英雄,不同的时势自然打造不同的英雄,大潮涌动,古今皆然。
  白甜美到后过了一段时期,渐渐也在Z城名噪一时,技艺加热心有超过夫君的势头。她的到来全面扭转了大成的生活与形象,大成的所有衣装都经过她的整理整顿修复修补与美化合身化。大成所有的袜子都配对成双,而此前他常常是一长一短、一厚一薄、一新一旧、一褐一蓝。劝君莫惜金缕袜,劝君应惜少年时。双袜圆满直须穿,莫待失一苦寻一。大成的头发也时时得到甜美梳理,清洁与英俊程度显著提高。侬喜小丫青丝长,俺疼夫君头发强,常进发(型)馆无资本,一把木梳便堂皇。发密发黑观茂盛,人精人壮好担纲。拢梳桃质充暗号,革命红灯万年长!虽然Z城一时澡堂停业,洗浴无着,大成上班时仍然眉清目秀,耳朵梢与脖子前后,都是一尘不染、一皴不沾,健康洁净多英俊,未浴却似出浴时。也许没有增加多少新衣,但是大成的头发、眼角、手背、手心、衣领、袖口、纽扣、下摆、裤腿、腰带,包括他人无从看到分享的他的肚脐眼儿,都出现了更多的齐齐洁净、奕奕精神、爽爽风光。 (2)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