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闻 2020.04.07 星期二

永忠,一路走好

  

□金后子
  说起王永忠的离世,同学们谁都不相信,说前几天他还在群里聊天,怎么说走就走了?可生命就是这么无常,他真的走了,带着诸多的无奈离开了这个苍茫的世界。
  四十年前来济南上学时,王永忠是穿着一身蓝色泛白的衣服走进供销学校的,衣领两侧一高一低似飞翔的燕子,一看就是自家做的。这身衣服他一穿到底,毕业时也是穿着它离开的。王永忠走路时总是跺脚,后来在一本书上读到过,这是山里人走路的特点。他的饭量极大,因为没钱买东西吃,就从家里背煎饼充饥。两年的时间里,只要在宿舍里见到王永忠,他一定是站在床前吧嗒吧嗒地啃煎饼呢!他喜欢“跑单帮”,极少跟同学来往,班里的文体活动、同学一起逛街,他从不参加。那他干什么?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泡教室,最早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那时的课程实在是枯燥乏味,《商业基础知识》《商业会计》《商业统计》《概率学》《珠算练习》等等,可王永忠门门功课都是优秀,且能大段大段流畅地背诵,尤其是珠算练习特别用功,噼里啪啦的响声比树上的鸟叫还清脆。背书也好、打算盘也罢,他总是旁若无人,背书时面对着教室的墙,大声朗诵;打算盘左手翻着课本,右手手指你来我往,非常投入。为了练好五指分家,他会在中指与食指之间夹一支笔,随时重重地记下所演算的数字,然后进行比对。有时他还左右开弓拨算珠,颇有沧海一声笑的气势。由于算盘练得多,熟练程度很快超出大家一截,学校推荐他去市里比赛,拿了第二名,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一时成了全校的楷模。乐于动动笔的我,还写了篇通讯稿,在学校的广播站播出,当时用了“王永忠,与山河同在,与日月同辉”的句子,成为很多同学的笑柄。
  王永忠一条路走到黑,在生活中也是如此。毕业前一年,也不知从哪里弄了辆破旧的大轮自行车,他非要一口气学会,在操场上摔倒爬起,爬起又摔倒,衣服摔破了,胳膊、腿上挂了彩,大热天血水汗水汇流在一起。周围站满了人,起着哄,很多女生还从宿舍里探出脑袋哈哈地笑,就像看动物园里的黑熊表演,可他丝毫不在乎。“王永忠别再骑了,太丢人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张跃光同学喊道。可王永忠只是嘿嘿一笑,又跨上车子,像玩龙灯似的,摇摇晃晃。前后折腾一周后,他真的学会了。日后,再有学车犹豫者,劝慰的同学就会说:“这有啥难的,人家王永忠都学会了。”
  毕业时,因学习成绩突出,王永忠被分配到了供销社机关。可阴差阳错的是,没过几年令人向往的供销社退出热门行列,再加上他过于刻板,不懂人情世故,很快被视为另类。机关竞争上岗时,领导借机把他安排到一家门市部去修自行车,可谓最基层的基层了。王永忠曾找过我,进门就问:“我不理解,为啥好人总是受气?”我跟他说:“你首先要融进社会,而不能让社会去适应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单纯、很实在、很好学、很执著的人,但过于单纯、执著就不行了,脏水喝了会生病,同样过于纯净的水喝了,人也受不了。婴幼儿不单纯不正常,成年人太单纯也不行。”听到这些,他不住地点头。虽然心里明白,其实做到是很难的,山好移,性难改。再后来,从同学口中得知,他办了停薪留职去卖保险。从小丧父的他,身为兄长,再苦再难,也要咬紧牙关帮母亲把兄妹七个拉扯成人。
  那时,还经常听到永忠相亲的事。他背着一包证书,电大毕业证、英语等级证、会计证、法律资格证……有一次,一位同学带他到章丘相亲,吃饭的时候,他头也不抬,只自顾自地吃,骨头扔了一地、饭渣掉了一桌。临近结束时,同学不断地给他使眼色,示意他去结账,他根本不理会。同学急了,用脚使劲儿踢了他一下,他瞪着眼说:“吃饭就吃饭,你踢我干啥?”同学气得不再理他,当然婚事也没成。同学聚会时,主持人让每位同学谈点感想,王永忠直言不讳地说:“你们都结婚了,也得给我找个媳妇啊!”引起哄堂大笑。后来他结婚了,听说娶了一位比他小十几岁的女孩,又有了孩子,同学们真为他高兴。随后又听同学说,妻子跟他分居了,王永忠又回归单身岁月。
  王永忠走的时候,恰恰正是新冠疫情严重的早春,红事停办、白事从简,听说时,人早就火化了。写出此文,权当是为永忠同学送别吧。老同学,一路走好。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