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立场 2020.03.26 星期四

50元“过路费”放大社区治理短板



  

黎青/绘
  3月24日,陕西西安,有外卖员反映,一小区对外卖骑手进小区取餐、送餐作出规定,每月收50元月费,否则无法进入。一外卖小哥表示,由于刚复工,每天好一点才能挣一百多,担心周边其他小区“效仿”。对此该社区委员会表示,收费是为约束骑手横冲直撞。(3月25日北京时间)
  小区向外卖员收取过路费,显然有挟迫的意味。即便是为了约束骑手横冲直撞,出发点不错,也有滥收费的嫌疑,更何况简单的收费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外卖员如走马灯一样穿梭对秩序的影响不会得到改善,反而可能使得骑手因送餐影响秩序变得理直气壮。此外,无论是小区还是社区,都不是行政机关,没有收费的权利,特别是自定收费作为管理手段的权利。因此此举难言合理合法。
  外卖骑手送餐横冲直撞影响交通安全以及场所秩序,因此包括很多的校园、小区都对外卖祭出了禁入的举措,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同样引发争议,因为一味地禁止,影响了消费供需多方的便利。这些都意味着,规范外卖的送餐行为,很难有一招管用的规定,更难毕其功于一役,恐怕更需要的还是精细管理,更好地规范骑手行为,趋利避害。
  例如,在赋予他们通行便利的情况下,予以合理有效的限制,比如发放送餐通行证,依托小区管理建立骑手不良行为记录“黑名单”制度,列入“黑门单”的骑手小区禁入,有禁有放,实行差别化管理,最终促进规范有序。
  外卖骑手过路费放大社区治理短板。有效地治理小区、社区,维护良好的秩序,无论是理念上,还是方式上,都应当少一些类似行政管理的依赖,而去寻求微观层面关系调节等更灵活实用的办法。(木须虫)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