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新闻 2020.03.21 星期六

《孙九》



  

  《孙九》
  作者:杨慈安
  作家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

如愿以偿
  台湾海峡已经风起云涌,波诡云谲,一场大战马上就要展开。孤拔正在抓紧时间调派战舰向台湾方向集结,他的副司令李士卑斯率三艘战舰早已抵达台湾基隆外海,他自己乘坐的法军旗舰拜雅号也开到了台南。只不过他听说驻守台南的兵备道刘璈与台湾新任巡抚刘铭传有矛盾,所以他想从刘璈处打探一下虚实,或许能在刘璈这里打开缺口,直接在台南登陆呢?
  不过,刘铭传已先孤拔两天到达台南。但他却是来找刘璈麻烦的。
  刘铭传本是借朝廷“战”“和”之争逆势复出,当他将主战的折子递上朝以后,李鸿章开始是反对的,但考虑到自己的老部下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个机会,继而支持他复出;于是就提前向他透露,朝廷有意起用他,让他做好重出江湖的准备。可是,刘铭传得到消息后却又不愿复出,其根本原因是,朝廷只给他封了个钦差大臣。他对朝廷的安排不屑一顾,就在朝廷等着他履职之际,刘铭传却带着一群歌伎女人游杭州西湖去了。因李鸿章是积极举荐者,刘铭传不从,李鸿章生怕自己受到追责,便三番五次催促刘铭传赶紧走马上任。没想到刘铭传却给李鸿章回信说:“非封疆,勿相溷也。”李鸿章一看急了,赶紧到皇上、慈禧那里游说,“加巡抚衔,乃受命”。最终,朝廷破例任命刘铭传为台湾首任巡抚。也许是中法即将开战的形势逼的,刘铭传如愿以偿。
  刘铭传登岛以后,没想到岛上的兵备道刘璈却给他来了个下马威。在刘铭传看来,刘璈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巡抚大人放在眼里,调兵,调不动;催粮,不能如数给齐。不仅如此,他还劝他将巡抚府设在台南,说什么有现成的府衙即可入住,没必要浪费钱财。这不明摆着要让巡抚府控制在他刘璈的道府范围之内?他堂堂首任台湾巡抚要修个府衙就是浪费钱财?简直岂有此理!刘铭传绝不会听他摆布,即使暂时寄居,他也要坚持将巡抚府设在台北。
  刘璈之所以对刘铭传有所轻慢,并非完全是湘淮畛域之见所致,也并非他刘璈早刘铭传几年先到台湾经营,现在已集军、经、政
  大权于一身而产生出的傲慢。这其中主要原因,还是朝廷的那些陈规陋习引起的。通常情况下,行武出身的一般都只任总兵、提督之类的武官,而兵备道、巡抚之类则属文职官员。刘璈本是秀才从军,很有才华,他从军后也不是那种什么都看不起、什么都做不来的酸腐书生,恰恰相反,他“朴勇善战,纪律严明”,曾经获“克勇”和“音德本”双料巴图鲁封号。可以说他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大将,用他自己的话说:“戎马十年,书橱随帐,草捷书而露布,马下毫挥;学儒将之风流,雅歌气静。”
  文人自有文人的弱点,何况刘璈文武双全,一般的武官在他眼里自然就没多少分量。在刘铭传来台之前,刘璈就硬生生将台湾镇总兵吴光亮从身边挤走。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募兵、练兵、布防、后勤等方面合不来,都强调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到后来刘璈实在容不下吴光亮了,就给朝廷参本,要求将吴光亮调走。当然,吴光亮也是有背景的,特别是时任闽渐总督的何璟与李鸿章是同期进士,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当属于淮系的吴光亮受到湘系的刘璈排挤时,何璟毫不犹豫地力挺吴光亮。但是,刘璈的背景更为深厚,他不仅有穆图善、左宗棠的鼎力支持,而且还得到既不是湘系也不是淮系的张之洞的倾心相帮,最终,吴光亮不得不卷铺盖走人。 (8)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