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立场 2019.09.11 星期三

参照公务员体检标准盲人教师梦何时能圆

  

  继今年4月浙江盲人大学生郑荣权报考盲校教师遇阻后,又一位优秀的盲人大学生倒在了体检标准上,教师梦被打碎。据报道,在报考安徽合肥一残疾人学校的音乐教师岗位时,盲人王香君因视力不达标而未能通过体检,失去了应聘机会。此前,她已通过笔试和面试,取得了教师资格证。(9月10日《南方都市报》)
  在共庆第35个教师节之时,“盲人大学生报考盲校教师遇阻”事件再次上演,令人五味杂陈。今年4月,央视曾聚焦浙江盲人大学生郑荣权求职遇阻一事,当时白岩松点评称:他几乎是用自己在为后来者趟一条路,而这条路与公平有关,与规则的改变有关,与现实中善待残疾朋友有关。但令人遗憾的是,从郑荣权到王香君,这条路依旧没有趟出来,依旧需要后来者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
  和郑荣权相似,王香君的人生也被外界赋予过许多个“第一”:安徽省首位通过高考的视障大学生、天津音乐学院接收的首位盲人学生……同样是历尽千险,翻越无数座大山,眼看梦想就要实现,结果倒在了一纸“体检文件”上。按照公务员体检标准测盲人的视力,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合肥市教育局也无奈:同情归同情,但“照章办事”,不能违规,顶多让王香君做一名代课教师。
  就是说,尽管郑荣权和王香君们品学兼优、能力突出,不仅通过笔试、面试,还有充分的事实证明足以胜任教师岗位,而且在教学上有独特优势,但始终迈不过体检标准这道坎。无论是郑荣权和王香君,报的都是盲校或特殊教育中心老师。盲人老师教授盲人学生,无需新增太多配套设施,还能带入切身经验,更能激励盲人学生,何必“一刀切”参照公务员的体检标准?
  2015年,教育部发布“高考新政”,允许考试机构为残疾人参加高考提供“合理便利”,包括推行盲文试卷、配备辅导人员予以协助、适当延长考试时间等。正是靠着这一政策东风,郑荣权和王香君们才向命运发起了挑战,成功圆了大学梦,让无数残障人士看到了通过奋斗改变人生的希望。郑、王背后站着千千万万的残障人士,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享有平等的就业权利和就业机会。对一个人来说,天生残疾已足够残酷,不能再人为添加残酷了。
  事实上,教师体检标准长期以来保受诟病。比如,《教师法》《教师资格条例》等均没有对申报教师资格体检标准作出具体要求,但不少地方的“土政策”对申请者的上下肢不等长情况、面部疤痕面积、男女身高体重等作出了限制性规定。近年来,有关教师资格视力或身高等限制引发了多起舆情事件,不合理的“身高门槛”已经松动并被陆续摒弃,这是社会所乐见的。
  教师资格认定早已实现全国统考,体检标准也应出台“国标”,给千千万万的残障人士一个公平参与的机会。不管多艰难,盲人的教师之路都要趟出来,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陈广江)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