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右副刊 2019.01.08 星期二

游泳

  

□杰克
  我的老家在北方。
  小时候,看到同龄的孩子们光着屁股,在小河里或大水坑里扑腾,两只小腿儿像敲鼓一样,打起满世界的浪花,非常羡慕。
  自己也曾在放学后偷偷地扑腾过一次。
  回到家父亲斥道:河里游泳去了?正想抵赖,他用指甲在我大腿上一刮,马上出现一条白痕。
  这是铁证,只好招认。最后受到警告:再去河里游泳就挨揍!
  我不喜欢自己的屁股啪啪啪地响个不停,于是不再游泳。
  高中毕业后,我考进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学校的游泳池是北京所有高校中最大的,宽五十多米,长一百多米。同学中掀起了游泳高潮。我童年的梦再次被燃烧。特别是看到会游泳的同学杨胖子教女同学游泳时那幸福的样子,很是羡慕!可以牵手、托腹、抱腰、扶腿,如果女同学一个没站稳,更是可以将人整个抱住。
  既获“英雄救美”之佳誉,也得甜蜜实惠之回报。
  我暗暗立志,决心分他一杯羹,于是开始刻苦练习游泳。
  一次,我和屈山同学约定,各屏住一口气横渡,看谁游得远。屏气是因为我们还不会换气,横渡是不敢去深水区。我们在水深到胸部高的位置并排站好。一、二、三,开始!我还没划几下就屏不住气,也划不动了。当停下来看屈山时大吃一惊:他还在翻着水花儿向前进,不过方向偏了,奔向了深水区。
  当他停下来的时候,水刚好淹过头顶。求生的本能使他两腿用力蹬游泳池底,头一露出水面,立即大喊“救命”。刚喊一声,很快又沉下去。
  再一蹬腿,头露出水面,喊一声“救命”,又沉下去。
  落到池底再蹬腿,再喊……
  尽管不是杨胖子的福气,一股豪气使我顿生英雄胆,顾不得多想,赶忙向屈山走去。
  可刚一迈腿,脚下一滑,再站住时,水面也平了我的头顶。
  我们两个变成比赛喊“救命”,此起彼伏,声嘶力竭。
  别笑我们狼狈,再告诉你两件真事。
  其一,有一个男同学淋浴完,忘记穿游泳裤就跑进了游泳池。他在游泳池边,一边跑,一边停下来矫健地弹跳几下,做着下水前的准备活动。
  男同学们一起冲他吼叫着,女同学们则像军训一样,齐刷刷地别过脸去!
  其二,还有一个同学,校体操队的。不会游泳,就想跳水。
  他站在水深淹不住人的岸边,做了一个优美的动作翻身下水。上来时,脑门上多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紫包。
  由于缺乏坚持,经不起挫折,以及“动机不纯”,游泳成了我这辈子一直没烧开的一壶水。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