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新闻 2018.12.06 星期四

《天开海岳——走近港珠澳大桥》



  

《天开海岳——走近港珠澳大桥》
  长江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8年8月
超级工程
  “是你曾经提出港珠澳大桥的钢箱梁应该采用‘工厂化’的方式来生产?”
  张总监说:“对,非如此不能完成任务!”
  “那你提出来了以后,专家开始‘不同意’,最后又‘不得不接受’,有这事?”
  张总监还是说:“对!”
  “那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港珠澳大桥是咱们国家继三峡工程、青藏铁路、京沪高铁之后又一个‘超级工程’,超级工程就得有超级的打法。”
  “现在大桥建好了,尽管难度最大的海底隧道人们是看不见了,但在人们眼前逶迤舞动的还有大桥的桥梁本身。但你知道这座大桥是怎么建成的吗?不是用过去的老办法,请了千军万马到现场去人工浇筑水泥墩台,然后再一块块地焊接桥身的钢箱梁。事实上,整个港珠澳大桥的建设从来就没有这种‘土法上马’的情景,都是海面上只见大型船舶和大型的起吊设备,把工厂里事先打造好了的‘预制件’一件件地用大吊车直接‘码’到海上去!”
  张劲文总监“激情告白”,我脑海里也在快速搜索:是啊,难怪好几次问起港珠澳大桥的参战人员大致有多少?得到的回答:从头到尾也就两万人,我当时还挺纳闷。
  “工厂化?”
  “对,工厂化就是要告别传统的手工、作坊生产。”
  “比如港珠澳大桥珠海这一段的桥梁主体工程是22.9公里,用钢量42.5万吨,相当于10座鸟巢或60座埃菲尔铁塔,这个在全球范围内中国是首次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因此如何制造规模、产量都超级大的‘钢箱梁’?如何保证
  其质量?工期还不允许你一点点地‘慢工出细活’,我们为此曾经很伤脑筋。”
  “反正像过去一样的手工加半自动化生产,42.5万吨的钢桥工期难以保证,而且质量还不敢让人‘拍胸脯’,对吗?”我问。
  张劲文说:“对!”
  一本叫《中国公路》的专业杂志中,记者王琳琳这样介绍了张劲文的来路:2004年,年仅29岁的张劲文,为了这座“前无古人的超大型跨界跨海大桥”,义无反顾地辞去了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职务,转而担任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工程技术组主管。14年来,张劲文参与了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的专题统筹、工程技术及计划合同管理,从工程技术组主管到计划合同部部长,再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可以说)这座大桥,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
  一个人,把人生最好的一段年华都交给了一个工程,他能不对这工程上心吗?能把想说的话一直憋在心里吗? (25)
  责编/徐征美编/赵鸣校对/冬平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