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2018.07.13 星期五
学生、同侪纷纷哀悼并追忆朱德发教授——

他把学术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朱德发去世的消息传开后,他的学生、同侪纷纷表示悲伤和哀悼。在他们的印象中,朱德发一直像年轻人那样勤于学术,去世的消息让他们感到突然和遗憾。

上课会带讲稿,但从来不看讲稿
  尽管之前已经做了诸多心理准备,著名批评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张清华当天晚上得知老师朱德发去世的消息时,依然觉得突然,感到遗憾和悲伤。就在当天下午,他还在询问老师的病情,而在前一天,他还了解到,老师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生命体征稳定。
  张清华说,今年4月,他和老师朱德发在青岛的一个学术会议上碰到。当时,朱德发表现出一种让人放心的精气神,他不仅在会议上发言,而且思维清楚敏捷,观点精当且有高度。青岛一别,再见老师,已经是在济南的医院病房里。张清华回忆,他去探望时,老师已经是病重状态,难以言语,只能通过握手与其交流。
  这样的景象让张清华百感交集。时光倒转38年,他第一次见到的老师朱德发是器宇轩昂的。1980年秋天,张清华是一名大学一年级新生,上中国现代文学课,他看到老师朱德发穿着浅色的夹克,把讲稿往讲桌上一扔,便讲授五四文学。张清华记得,朱德发上课会带讲稿,但从来不看讲稿,而且喜欢拖堂,常常滔滔不绝,忘了下课时间,一讲就是3个小时。张清华他们感召于朱德发的学术思想,往往不愿提醒他下课,生怕打断了他讲课的节奏。

一直是一个“勤奋”的形象
  后来,张清华又跟随朱德发读硕士研究生,再后来则一起在山东师范大学工作。张清华说,朱德发宏大的逻辑、缜密的思维、对学潮和现象的整体性认知和判断对他影响至深,老师似乎在永远开拓前进,一直是一个“勤奋”的形象。
  朱德发的勤奋,也让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和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中国作家出版社社长吴义勤印象深刻。吴义勤与朱德发在山东师范大学共事15年,他们并肩战斗,开创了山东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学科建设的诸多第一,包括申请到第一个博士点、第一个博士后流动站,第一个国家重点学科,以及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博士学位点等。
  吴义勤说,当时他跟朱德发住在同一个小区,几乎每天都会碰见聊几句。在他的印象中,朱德发退休前和退休之后的生活几无差别,依然是每天勤奋工作,做研究,写文章,不断地有学术成果。吴义勤说,朱德发吸收新生事物特别快,虽然他主要是研究五四文学,但是对于其他新学术思潮的掌握和运用也特别快。吴义勤说,朱德发对学术有一种信仰般的执着,把学术看得比生命都重要,但他不仅勤于学术,也热爱生活。在吴义勤的印象中,朱德发每天都去爬千佛山,锻炼身体,他喜欢茶,但有了好茶又不舍得立刻喝,往往要先把陈茶喝完了再喝新茶。

在学术研究上永远像年轻人一样
  9日,吴义勤从北京赶到济南,探望已经病重的朱德发。吴义勤喊朱老师,问他是否还认识自己。已经不能说话的朱德发点点头,几次与之握手。吴义勤回忆,当时感到朱德发的手还很有劲。吴义勤说,朱德发在学术研究上永远像年轻人一样,但这次握手却让他十分感伤,他依然记得第一次与朱德发握手的情景。1994年,在苏州大学的校园里,即将博士毕业的吴义勤从宿舍里出来打水,碰到了前来开会和引进人才的朱德发。在旁边导师的介绍下,年轻的吴义勤与朱德发握手相识,第二年,他便从苏州来到了济南。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丽军第一次见到朱德发是在2006年,他刚刚入职,前去名师家里拜访。张丽军回忆,当时朱德发对他特别关心,关心他的博士论文,也关心他的家庭生活,得知其妻子正在外地读博后,特意找到学校领导,希望能帮忙解决其家属工作问题。张丽军说,这种长者的关怀让他特别感动。
  张丽军说,每年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的第一课,都是邀请朱德发前来讲授学科历史。朱德发也常常对他们这些依然在教学和科研岗位上的年轻人说,山东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是国家重点学科,你们是“国家队”的人,也要拿出“国家队”的水平。
  张丽军说,今年6月16日,一个与鲁迅相关的学术会议在山东师范大学召开,朱德发不仅步行前来开会,还在会上发言。他一直以为,朱德发会像他做学术一样,以惊人的意志力度过这一关,去世的消息让他感到遗憾和惊讶,只能强忍悲痛,送老人最后一程。 (记者江丹)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