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右副刊 2018.01.16 星期二

铭刻国家仇、民族恨的“五·三纪念碑”

  

□杨曙明
  从1999年起,每年逢5月3日10时,济南市区都会警钟长鸣,这是为了纪念发生在1928年间的“济南惨案”,让后人居安思危,勿忘国耻。
  “济南惨案”亦称“五三惨案”,今年是“五三惨案”90年。史载,90年前的1928年5月1日,国民政府领导国民革命军在北伐战争克复了济南,中国结束军阀割据指日可待。当时的日本帝国担心其后不能任其为所欲为,于是便竭力阻挠北伐军北进的步伐。5月2日,日本帝国以保护侨民为名,悍然派兵进驻了济南、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准备用武力阻止国民革命军北进。5月3日,他们先是派兵侵入了国民政府的山东交涉署,将交涉员蔡公时及17名署职员全部杀害;而后又进攻国民革命军驻地,炮轰济南城区,并在攻入济南城区后大肆焚掠屠杀。在那血腥风雨的10多天里,济南军民有6123人惨死在日军的枪炮刺刀之下,另有1700多人受伤,公共及市民财产遭受的损失更是无计其数。什么是血海深仇,这就是血海深仇;什么是深仇大恨,这就是深仇大恨。国家仇、民族恨,“五三惨案”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是济南民众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纪念。
  旧时的济南,在泺源门和坤顺门之间的城墙下,有条西顺城街。在“五三惨案”中,泺源门及西顺城街遭到日军疯狂而又猛烈的炮火袭击,损失惨重。惨案后,济南人民特意在西顺城街上竖立起“济南五三惨案纪念碑”,并将街名改为五三街。1978年,为了适应城市建设发展需要,在拓宽趵北路时,五三街被拆除。如今,当人们走在昔日五三街的旧址上,可以看到这座仰卧台历形状的纪念碑,掀开的台历左页,是镌刻的《济南惨案纪略》,右页是“1928年5月3日·星期四”,左页的左侧还有“济南惨案遗址”6个大字。这座别样的纪念碑建于抗战胜利50周年的1995年,碑体背面利用了地势落差,形成了高4.25米,长17米的浮雕墙,内容再现了“五三惨案”的场景。在浮雕墙下,还有座“济南五三惨案纪念碑”,这座纪念碑不是当年济南民众竖立的原物,而是民国十八年五月间,当时的山东省政府在泰安岱庙遥参亭坊前竖立的那座纪念碑的复制品,因为原碑早在抗日战争期间被日军所毁。驻足在纪念碑前,思绪让时光倒流,悲痛和仇恨交织而成愤怒的火焰在心里燃烧、燃烧、燃烧……
  在趵突泉公园东北向的护城河西岸,有处“五三惨案纪念园”,园内的主体建筑是“五三堂”。“五三堂”亦称“济南惨案纪念堂”,阁亭式仿古建筑,上下两层,正中匾额上有何鲁丽题写的“济南惨案纪念堂”匾额。她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其父亲何思源在“五三惨案”时,时任山东教育厅厅长。迈进纪念堂大门,迎面是蔡公时先烈的铜像。铜像高2.18米,全身站立,军人装束,面目清瘦、严峻。说起这尊铜像,还有段历史故事。蔡公时在“五三惨案”中遇害后,消息传到南洋,侨胞们义愤填膺,1930年,以时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著名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为代表的南洋各界同胞捐款铸造了这尊铜像。铜像最初矗立在新加坡纪念孙中山的晚晴园里,2006年4月,新加坡“孙中山南洋纪念馆”和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应济南人民的请求,将铜像移交给济南市人民政府,而后铜像就被矗立在“济南惨案纪念堂”内。
  在“五三惨案”纪念园内,还有座“五三惨案纪念亭”。史载,在蔡公时殉国不久,济南民众为了纪念他,便在他殉难的地方,特意修建了这座“五三惨案纪念亭”,以缅怀和纪念这位牺牲在济南的民族先烈。不过,在日寇侵华沦陷济南期间,济南民众为了防止日军破坏,将其拆卸后就地掩埋。上世纪90年代初,中山公园在扩建时,纪念亭8根保存完好的支撑石柱重见天日。1998年,在“五三惨案”70周年时,济南市人民政府在“五三惨案纪念园”内,利用原来的8根石柱,按原样重建纪念亭。简朴的纪念亭不失庄重肃穆,沉重的色彩,独特的外型,让人过目难忘。驻足在纪念亭前,默读着8根石柱上的楹联,不免让后人格外缅怀蔡公时这位民族先烈。
  漫步在纪念园内,无论是站在石刻的《国耻歌》和《济南惨案歌》前,还是站在“勿忘国耻”大钟前,心情不免浮想联翩。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振兴中华民族,让中国梦梦想成真,必须永志不忘国家仇,警钟长鸣民族恨。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