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锐读济南 2017.07.23 星期日

47℃墙面上的蜘蛛侠





  

20日13:00左右,36℃的高温下娄长民满头是汗。记者刘玉乐 摄工作中的娄长民 记者刘玉乐 摄去年11月,救人后的4名“蜘蛛侠”。
  记者王汗冰 摄(资料照片)
  2016年11月26日,高新区草山岭小区东区一居民楼突然起火,部分居民被困,正在不远处做外墙清洁的李世增、娄长民、刘春明、朱德贵4人奔向起火高楼先后救出2人。救人事迹被报道后,他们被泉城市民亲切称为“蜘蛛侠”。如今,火场救人已过去半年有余,4人还是继续做着高空外墙作业工作。为了养家糊口,酷暑难耐下他们也没有停下脚步……
  20日13:30左右,午饭后短暂休整的娄长民从8楼外墙扶梯爬到楼顶准备开工。腰上挎着一老旧军绿色挎包的他,手里拎着一桶搅拌好的腻子一级一级往上爬,中间没有一丝停顿。爬到楼顶后,他沿着房顶走到东侧将垂在东侧的工具收起来拉到西侧。记者手里的红外线测温仪显示,此时室外温度为36℃;阳光照射下,楼顶瓷砖温度为47℃……
  娄长民拖着两麻袋重约100斤的沙子往楼顶西侧走,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天太晒,我们干活都是轮换着位置。上午太阳晒西边,我就在东边干,下午就反过来。”仅仅站在娄长民身边看他做准备工作,暴晒之下记者也已满头大汗。
  两麻袋沙子是用来固定绳索的。“我体重160斤,这100斤的沙袋足够保障安全了。”把沙袋搬到要下绳索的位置后,他将施工时坐着的木板从绳索上拆下来重新捆绑加固,“每次下去前都得重新检查一遍,以防万一。”娄长民说,几年前他曾遇到过一次危险的事,吊着木板的主绳坏了,断裂处只剩一根头发丝那么细的绳子连着,所幸他下降时比较慢没有发生意外。
  绑好主绳和安全绳后,娄长民脚踩沙袋右腿跨上外墙,摸索着踩在木板上,左腿紧跟着跨出也踩上木板,双手抓着外墙上的铁质围栏撑住身体,双脚向下踩踏木板测试安全度,随后双脚缓缓滑离木板,身体贴着墙面往下滑直到大腿根部接近木板后迅速坐上去。确认安全后,他右手控制主绳上的绳结慢慢向下到达施工高度,左手从木板左侧挂着的白桶中拿出刮腻子用的工具,开始给西侧外墙补缝。20分钟左右,他给一块约2平方米的外墙补完缝隙,从8楼窗户位置进入屋内,准备稍作休息后再换下一个位置施工。此时,娄长民已满头是汗,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在楼顶暴晒后的他,拿起水杯大口大口地喝水。休息10多分钟后,他又上了楼顶准备继续下一轮施工……
  市区有活时,娄长民早晨5点多就从家中骑摩托车往市里走,晚上回到家差不多八九点钟,出来干这一天活能挣300多元。●成名后的烦恼:
活变少了很无奈 想转型暂无出路
  刚入伏那几个高温天里,刘春明接了济阳县城一商场外墙清洗的活;李世增接了一个室内高空清洁的活;朱德贵暂时没接到活。
  娄长民说,高空外墙作业主要靠搭伙,相互之间有活时都会叫着彼此。今年4月份,他与刘春明在济阳济北开发区合开了一家“蜘蛛侠清洗安装公司”,开业后接了一些订单,还有此前老主顾也会主动来找他们干活,断断续续的也算有活可干。
  今年40岁的娄长民,从事高空外墙作业已有19年,他这个年纪在高空外墙作业人员中算是高龄,但高空作业薪资高,一家老小都得靠他养活,“没办法,工资高这点就足够支撑我继续干下去,想转型但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相较去年,几位“蜘蛛侠”成名之后的活相对变少了,“以前有活会叫着我们,现在搭伙的活通知我们的变少了。”娄长民说。对于这种情况,另一名“蜘蛛侠”刘春明心里虽也有无奈,但他相信或许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变好。(记者孔婷婷 实习生吴明英 王宇)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