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7.06.22 星期四

马路市场取缔之后商户们都去了哪儿




  


部分商户在原来的位置临时出摊 记者郭尧 摄马路市场取缔、违建全拆后,胜利大街敞亮了。 首席记者王锋 摄
  6月16日,曲家波走在曾经的胜利大街市场上,目光有些茫然。此前一天的拆除作业把他的面馆招牌拆掉了,他需要努力辨认,才能找到曾在此操劳7年的油泼面馆的所在。从6月15日挖掘机进入胜利大街开始,整条街的221家商户绝大多数已停业,他们有的搬了新址,更多的则在观望。
  加上6月18日取缔的舜玉南区三个市场,近两个月内,济南已取缔了十多处马路市场。商户和市民认同着拆违拆临的大势所趋,更为关注的则是将来:摊位分流后的去向、生活习惯改变后的重建……
  市场取缔之后,环境面貌一新,考验亦随之而来。
取缔前后
  站在一堆桌椅板凳和杂物中间,曲家波的妻子孙翠翠无从下手。15日下午拆除隔壁违建时,他们面馆原本用于储物的一平方米大小的阳台墙壁出现裂缝,她把所有东西临时堆在了屋子里。面馆已不营业,唯一能让孙翠翠宽慰的是,她承租的店面有房产证,可以暂不考虑搬家。
  同样经营面食的刘莉姐妹俩已经搬了家。15日中午,刘莉站在胜利大街北头她们曾经的朝鲜面摊位前,招揽着老主顾们去“新店”消费,所谓的“新店”是在附近的居民楼内租的。15日中午1点多,刘莉的姐姐掀开防尘布,8个炉头上放着4只锅,“客源少了。”摊位被拆除后,除了送出去的部分外卖,一中午店里只有10多人光顾。
  诸如甏肉干饭、吊炉烧饼和滕州菜煎饼等曾经的商户,则选择在原来的摊位附近临时出摊,豆腐脑和鸡蛋灌饼的摊位藏到了附近巷子里经营。“卖一点是一点。”他们也有些不好意思。
  更多的商户是在等待或观望。16日中午,一家快餐店把店内物品全都搬了出来,店员在路边清洗着不锈钢架子和饭桌,他们还不确认店铺是否将被拆除,“拆了就把东西拉走,不拆就算了。”前一天的中午,张亮麻辣烫的老板也曾坐在店里观望,当天傍晚,他的店门就被拆除,次日店铺的一半拆完。
  截至20日中午,胜利大街市场仍有10多家餐饮摊位在正常营业,超过半数出现顾客排队。有食客找到相熟的摊位后,流露出惊喜之色。
  同样的情况几乎在舜玉南区和林祥南街的市场上复制。15日前后,舜玉南区市场上的部分餐饮摊位仍在营业,但客源已减少。拆除取缔的消息早已在商户和周边市民中传开,经营日用品等的摊位则在降价清仓。“要拆是肯定拆的,民权大街、建国小经六路、洪家楼夜市……那么多的马路市场都取消了。”商户间的消息传递向来灵通,他们知道是大势所趋。林祥南街市场的商户甚至行动更早,距离6月28日的正式取缔还有不到10天,已有一个菜贩在原摊位前挂出了指引新址的牌子,有的也开始处理手头积压的货物。
  早在6月12日接到拆违通知时,胜利大街的诸多商户就在附近以500元每月的价格租了地下室,以方便他们搬家和囤货。16日傍晚,接孩子放学回家的商户们聊着市场取缔的信息和眼前的应对之策,在他们背后,是大片未来得及清运的拆迁垃圾。
20年记忆
  曲家波和妻子孙翠翠在胜利大街经营油泼面已有7年,却仍算新人。在大街中段经营五金店的老李,是这里20多年历史的见证者。上世纪70年代,老李参与了胜利大街两侧楼房的建设,后来也住在了这里,并开起了一家五金店。在老李的记忆里,胜利大街的摊贩是1997年开始陆续多起来的,周边有医院、学校和企业,消费人群多,1999年前后这里形成了小吃一条街。
  胜利大街虽然名字里有个“大”字,但宽不足20米,长也就四五百米。逐渐成形之后,一些下岗职工和济南周边区县的摊贩首先汇聚于此,后来安徽的板面、西安的凉皮和重庆的小吃等也都闻名而至。
  来自长清的曲家波可谓经历了自鼎盛至取缔的完整过程。7年间,常客最多时能排20多米长,日均售面近200碗。2015年前后,随着周边部分单位的搬离,曲家波的油泼面销量下滑了一半左右。一年前,为了补贴家用,曲家波兼职起了外卖小哥,结果在送餐途中发生车祸,摔伤了头部,以致有些失忆。5月31日凌晨两点,胜利大街市场取缔前的半个月,曲家波在上厕所时走失,经朋友圈“接力寻人”,于下午3点半被好心人在奥体中心附近发现。“工作日也就五六十碗,不敢和太多面。”截至取缔前,油泼面馆一直是孙翠翠在支撑,但已然遭遇了销量谷底。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和2013年,杆石桥街道办事处曾两次整治胜利大街小吃街。其间,直接取缔的动议也曾有之,但多次整治之后的摊贩“回潮”和想建市场引导但难找合适位置的矛盾,让痼疾多年难除。2012年,这里甚至引来了央视《朝闻天下》栏目的曝光。2014年,在街办的规范下,临街商户有了统一牌匾,还制作设计了一批餐车柜台,市场日常保洁得以改善并延续至今。2008年和2014年,林祥南街市场也先后两次整治提升,经营秩序和小区环境随之改善。与胜利大街相比,林祥南街有着更长的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这样的(马路)摊位已经不符合城市发展了,能理解。”1981年就开始在林祥南街摆摊的老郑说。
  16日中午,胜利大街上的居民开车回家感受到了多年未有的通畅,他们终于舒了口气。老李点赞的同时,也担心自家加盖的卫生间不在房产证之内,有被拆除的可能。
未来之期
  曲家波他们都曾参加过杆石桥街办组织的信息登记,据孙翠翠说,随着胜利大街市场取缔后的进一步整治,他们的油泼面馆很可能也得关门。其实,丈夫的病情在那,孙翠翠虽然传承了他的制面独家配方,但因为缺人帮忙和丈夫的进一步手术,她的心思已无法放在店面经营上。
  来自重庆的刘莉姐妹俩最近倒是一直在找新的店面,她们甚至最远找到了西客站附近,但正规门头房的高昂租金让她们望而却步。“先在这里坚持一两个月,等等看。”16日,结束了中午的营业,刘莉将炉子和煤气罐收拾在了租住的院子里,但从现实来看,她们的权宜之计正遭遇阻力,至少周围邻居对其民居内经营的扰民质疑之声已起。
  更多的商户顾虑的则是租房的“安全性”,“有房产证的,租金太高;没证的,就怕租了再被拆。”在记者能回访到的胜利大街拆违后的40余家商户中,近三成人选择租地下室中转,近两成人打算转行,其他大多观望,无一人明确承租了新的店址。
  19日记者探访时,舜玉南区的10多家商户暂时搬到了小区的居民楼或储藏室里,“有些下岗工人,在自己家里先干着。”一名在储藏室里卖鸡的商户说。随机采访林祥南街市场8名商户,有一人表示或将在附近再租门头房,其余尚无去向。
  拆违工作中,街办也在积极帮助辖区商户解决出路。在胜利大街经营甏肉干饭的夫妇,就先后经社区介绍保洁员和摩拜单车管理员的工作,并承诺今后生活如果出现困难,可根据政策纳入低保。此前,市人社局也出台了八项政策,保障再就业人员就业创业。在最新的七里山中路市场取缔计划中,街办则将面向失业人员举行专场招聘会。
  市场取缔后,周边居民也需要适应的时间,有舜玉南区的居民担心一旦北区市场也被拆除,他们就要乘坐公交车到1.8公里外的华联超市去了。林祥南街的老人们则围着一个老豆腐摊主依依不舍。政府部门也考虑到了市民的需求,除开展社区生活服务需求调查之外,16日下午的拆违拆临后便民服务工作专题会也提出,要充分挖掘社区服务用房潜能,利用厢式供应车等丰富流动摊点供应,并引导鼓励周边业态有序转产经营或者一店多业。
  孙翠翠还没来得及到经八路规划要建的农贸市场去看看。无论是建市场还是找摊位都需要时间,她的不少商户邻居,已经选择全职干外卖小哥去了。 (记者杜林)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