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点 2017.05.15 星期一
昔日江淮小邑 如今“大湖名城”

八百里巢湖揽入怀 合肥跨入环湖时代



  

3如何实现城市高度
一张蓝图绘到底:构建“1331”市域空间新格局
  随着城市框架的拉开,合肥市全域空间战略布局也随之更新。
  从以老城区为中心的“风扇型”城市布局,到“141”城市组团,再到“1331”市域空间战略……合肥的每一次华丽转身,都让合肥市规划局规划处处长杨宝玉为之振奋。
  历时两年编制与完善,2013年6月20日,《合肥市城市空间发展战略及环巢湖地区生态保护修复与旅游发展规划》文本向社会公布。这个被称为“大合肥蓝图”的规划,确立了合肥“1331”市域空间新格局。
  城市建设,既需要有前瞻性的规划更新,更需要有一张蓝图绘到底的一脉相承。“大合肥‘1331’的空间格局是‘十一五’期间‘141’格局的一种自然延伸。”杨宝玉介绍,第一个“1”即是原先的“141”,包括1个老城区、1个“滨湖新区”和4个城市组团。另外,还有3个城市副中心、3个产业新城和1个环巢湖示范区。
  合肥市规划局交通规划处处长常文军介绍,与“1331”战略相匹配的《合肥市域“1331”综合交通规划》提出,合肥市除了规划构建“一纵两横四射”、“米字形”高铁网外,远景还将构建“二环十三射”的高速公路网,远期规划建设10条线的轨道公共交通体系,以及“目字十二射”的城市快速路网体系。
  “龙头作用要更强一点,带动力要更大一点。”在安徽省第九次党代会上,安徽省委明确要求合肥进一步增强在全省的龙头带动和引领发展作用。4 如何深耕城市气度一处“养人”宝地:细到微处的管理服务
  细雨过后,清晨的天鹅湖畔,一群飞鸟掠过静谧的湖面,径直落入繁花绿叶间嬉戏。谁能想到,这里曾是数条沟渠、几摊荒地、一片农田?
  正在湖畔市民广场上晨练的袁国胜老人感触颇深,“你看,天鹅湖周边大片的树林绿地,如果开发搞建设得赚多少钱?”老人给政府建绿护绿的做法点赞。
  这还只是合肥绿景的一个缩影。在城市里走一走、看一看,不少地方用“城在林中、路在绿中、房在园中、人在景中”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张应奎把这样的美景归功于9年前启动的“绿化大会战”。彼时,合肥专门出台方案把养护工作责任到人,做到见缝插绿、增绿添彩、提升品质,让居民出门即见绿。来此考察学习的调研组不禁感叹:“主城区和四大组团之间规划了这么多生态用地,在城市规划中不多见”。
  如果说前十年是合肥筑牢城市管理基础的关键期,那么现阶段就是合肥管理服务形成长效机制的攻坚期。去年12月,合肥启动以“街面序化、路面净化、立面美化”为主要内容的环境整治百日行动,城市“颜值”有了很大提升。今年4月,又启动“城市管理提升年”行动,欲打造具有国际品质的生态宜居城市。
  “城市管理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一些矛盾问题,很多难题要站在居民的角度才能找到对办法。”庐阳区海棠街道办事处主任郑小彦说,“小区居民有晾晒被子的习惯,不少人占道晾晒,劝阻很难。我们变‘堵’为‘疏’,精挑细选了3处地方,搭起晾晒架请居民来集中晾晒,问题就解决了。”
  5天采访所见,无论是街头设置的电子图书馆,还是从街巷中“挤”出来的慢行路,无论是热闹如芙蓉街的精品街罍街,还是高架桥上撑起的防眩板,细微处无不透着这座城市精细化管理服务的理念。正如合肥市文明办副主任吴晓滨所言,精细化管理是城市气度的组成细胞,也是城市文明进步的重要衡量标准。
  八百里巢湖胜境泽物,两千年庐州沃土养人。事实证明,在解决地域面积不大、省会城市首位度不高这些“发展不足”的过程中,合肥从5平方公里江淮小邑起步,以“敢于舍得”的胸怀大刀阔斧地开启“环湖时代”,以“精雕细琢”的韧劲深耕城市气度,破立间步步实现“标兵渐近,追兵渐远”的发展目标,已然朝着区域性特大城市自信迈进。 (济南日报记者范俐鑫 本报记者王颖军)
●记者手记
平地崛起一座“峰”——三城考察手记之四
□王端鹏
  摊开中国地图,视线聚焦在合肥周边,很容易发现她处在“群山起伏”中——东有南京、东南有杭州、西南有武汉、西北有郑州。周边的这些城市体量块头都比合肥大,这种境况与济南的“群山无峰”境遇颇有些相似。资源向大城市集聚是区域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城市群之间的竞争从本质上来讲就是核心城市的竞争。如果核心城市的带动力、辐射力、牵引力不够强,那么周边的资源、要素、城市就有被更高的“山峰”吸走的危险。
  面对“群山起伏”合肥怎么办?硬生生平地崛起一座“峰”!
  大战略必须有大手笔来实现。一座期待成“峰”的城市,一定要有足以成“峰”的战略和足以成“峰”的大手笔。合肥将“大湖名城、创新高地”作为城市战略定位,迈入一个“大湖时代”。这里的湖便是800平方公里的巢湖。原来的巢湖属于“多龙治水”,不仅管理有差异,还形不成发展的合力。为了让合肥成“峰”,安徽省祭出大手笔——将巢湖整个划给合肥,将湖东岸的巢湖市由地级市降格为县级市。合肥获得了广阔的城市发展空间,作为省会城市的向心力进一步增强,也消减了周边潜在的离心力。相比之下,济南要想真正由“大明湖时代”迈入“黄河时代”,真正迈入新的“大河时代”,就一定要有接连不断的大手笔。除了已经在建的中央商务区,建设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无疑是最迫切也是最具可操作性的大手笔之一。
  大手笔必须有大产业作支撑。近年来,合肥产业等级明显提升,新型平板显示、智能语音、新能源汽车、太阳能光伏、公共安全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呈爆发式增长,确立在全国先发优势。超高清液晶屏是一个十分“烧钱”却又不得不“烧钱”的行业,只有不断更新换代才能抢占行业制高点。而合肥市为了引进京东方,光谈判就谈了58次。万达文旅城投产运行后,现在每天接待4万人次,去年十一长假游客100万人,把黄山的游客都“吸”过去了。合肥过去不是以旅游著称的城市,而现在游客量一年2000万人次。这些,都是大项目带动大产业的典型代表。
  合肥不仅有大战略、大产业,也有大拆违、大建设。5个月拆除1300多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这份决心不比当下济南正在推进的拆违拆临小。这一系列的大手笔正是合肥“与济南GDP差距缩至200多亿”、“敢与济南老大哥比肩”,并逐渐在“群山起伏”中凸起成“峰”的根本原因。这套“大开大合”的打法,正是时下的济南成“峰”所需要的。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