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7.04.03 星期一
[钱去向不明]

押金池高涨,摩拜巨额资金安全吗



  

  2日,清明小长假第一天,济南景区周边骑摩拜单车的出行者明显多了起来。他们扫码来去,少有人执着于那积淀在“押金池”里的299元已躺了多久,或是否仍在躺着。
  但在此前的3月,以摩拜单车为代表的共享单车押金去向的疑问曾密集出现,有质疑称共享单车就是一个没有牌照的揽储公司,曾一度发生的押金退还缓慢,也让人对共享单车押金的安全性进一步存疑。
  近日,在摩拜单车不断“烧钱”、免费30天、推出“红包车”等“抢滩登陆”的当口,记者就押金去向对摩拜单车各层级负责人进行了追问……追问“押金池”高涨用户量有多少?济南的用户数“不方便透露”
  作为进入济南的第一家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摩拜在济已投放了1.1万辆单车,下一步还准备在长清、章丘投放。至于在济南用户有多少,摩拜单车济南运营负责人张翔表示,涉及机密不方便透露,而且数据在总部,随时都在变化,分部也不掌握。
  为何有此一问,原因很简单,缴纳押金、充值余额是使用共享单车的必经流程。连日来,记者随机采访摩拜单车使用者发现,绝大多数都表示,在一次使用后,一般不会立即退还押金和余额。这意味着,多数使用者至少有300元存在摩拜那里,包括299元押金、一次不少于10元的充值。
  摩拜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共有1000万用户,这意味着大约有30亿的资金存量。今年以来,摩拜增长迅猛,它的产品负责人杨毓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说:“我们是全世界用户增长、业务增长最快的公司,没有之一。”摩拜如今用户量究竟有多少?创始人胡玮炜3月2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没有直言,只是说了个模糊的数据:“已经有几千万用户,而且我相信很快会进入几亿人的口袋。”
  据了解,从摩拜去年4月在上海发布新车上市到现在,已进入包括济南在内的36个城市,甚至还进入了新加坡。理论上推算,几千万的用户,保守估计3000万元,大约就是数十亿元的资金沉淀;未来几亿用户,以3亿计算,就是数百亿元的“押金池”。追问别家试水免押金摩拜何以独高?免押金或降押金没明确回答
  目前,摩拜单车押金为299元,在行业里算是最高的。此前曾多次准备进军济南市场,但均未成功的ofo小黄车,押金只有99元;进入济南后迅速撤离的永安行单车,押金也是99元;由你单车押金甚至只有19元……
  摩拜押金何以独高?胡玮炜表示,他们的单车制造成本更高、更智能,比如齿轮、零部件都经过几万公里测试,一些高强度测试都是通过欧洲标准才上路,比如刹车片,强度都超过了摩托车;另外,他们采用智能锁,即使在锁车时也能从地图上发现车在哪里,这是很多品牌单车实现不了的。
  记者在众多共享单车品牌聚集的北京走访发现,其他品牌的确多为机械锁,单车质量看似也与摩拜有差距。不过,这种状况正在改变,比如ofo单车,正在推出智能锁并在试水免押金——ofo单车与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合作,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便可免去99元押金……目前,全国已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试水免押金。
  记者曾就此追问摩拜单车,是否也有免押金或降押金的打算,但并未得到明确回答。
  尽管摩拜在投放单车上投入巨大,但业界早有分析称,通过押金他们也能回收得差不多。公开数据显示,摩拜三代单车成本分别在6003000元不等,目前已投入100万辆,即使以每辆2000元计算,总成本才20亿元,而保守估计,去年底收到的押金就超过了这个数。追问缺盈利模式押金是否拿去投资?押金设有专门账户没挪作他用
  在同行都推免押金模式时,摩拜岿然不动,一些人就开始怀疑,它拿这笔钱干嘛去了?尤其是遇到退还押金、余额困难时,这种质疑会进一步加重。记者也注意到,摩拜用户退押金时,一般得等2-7个工作日。
  “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夏一平对本报记者说,除了很早的用户退押金,由于其他原因还存在延迟外,目前90%的用户押金都是即刻退还;至于押金安全问题大可放心,他们已与招商银行签订合作协议,设立专门账户进行第三方监管。
  “这么一大笔押金存银行里,肯定能产生回报,这也是笔不小的收入。”就押金利息的疑问,在采访中也多被用户提及。另外,用户之所以担心押金安全,更多是因为摩拜尚缺乏或没有公布令人信服的盈利模式。让更多用户担心的是,靠“烧钱”成长起来的摩拜,总是习惯于花钱,比如最近推出的“红包车”。“很多人认为我们在败家花钱,其实我们在赚钱。”杨毓杰说,“红包车”推出的最初四五天里,共有超500万用户参与,带来的额外骑行却是千万级别的,这也会增加收入。
  至于摩拜的盈利模式是什么,是不是像用户所担心的拿押金做投资了?夏一平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尽管目前商业模式正在探索,也不清晰,但是他们所有的投资都是一轮轮风投融资来的,没有用押金。胡玮炜此前也表示,“(押金)就在银行专门账户里,我们没用过!”追问押金在银行账户那能不能公开?至今暂时没有明确回应
  记者注意到,除摩拜外,ofo、Hellobike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都表示对押金和余额分别设立了账户,专款专用,对押金账户不作他用,还有第三方监管。但目前外界的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共享单车押金模式,实际上已成为变相的揽储甚至“非法集资”,最大的隐患在于,如果单车企业破产或将资金挪作他用,必然导致押金退还兑付危机,从而侵犯用户利益。
  而就该银行账户“押金池”的利息沉淀和用向、押金监管的公开公示等质疑和要求,其实也几乎同时被用户、专家学者和媒体追问至今。济南独立律师张永亮表示,作为一家几乎与每个人都关系密切的企业,做事应该在乎细节,说押金与银行有合作有监管,问题是怎样监管的,有没有监管协议细则,可不可以公布出来?不能说在银行设个专用账户就安全了。
  近日,济南市金融办相关人士也表示,共享单车企业收取的押金,说是非法集资,条件不是很具备,但如果不加强监管,确实存在很大风险,如果爆发会产生大问题;如果企业私自挪用,造成资金损失,就是合同诈骗,是犯罪行为,性质比非法集资还严重。
  而对公开押金监管以接受社会监督的诉求,摩拜方面至今暂无明确回应。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很多企业都看到共享单车未来发展前景,准备投资,以济南为例,有多家企业准备进入,未来必将会出现激烈竞争,竞争中就会有企业倒闭退出,这时押金安全、账户余额安全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因此,在提高市场门槛的同时,地方政府应把风险防控放在首位。(记者刘彪)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