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2017.02.11 星期六
绿色出行潮流下 谁感受到了“寒意”

共享单车冲击波



  

  一辆摩拜单车驶过经六纬二捷安特专卖店。 记者郭尧 摄
  2月10日早9点,又一辆摩拜单车驶过门前的时候,经六纬二捷安特专卖店的张少泗正倚靠在店门口。“要说(摩拜单车)影响,也不是一点没有。”她朝店里停放在路边的十几辆低端自行车努了努嘴。
  1月25日起,11000辆摩拜单车投放在了济南街头,一场绿色出行的潮流随即引爆,同时带来的冲击波也袭向了单车门店、摩的、巡游车和网约车等相关行业。虽然目前来看,所波及的程度最多只是停留在刚感受到“寒意”,但从长远来看,依照其他城市经验,这种波及或将持续甚至加大。
  同在经六纬二经营乐踏单车店的程现彬说,走着看吧。
单车店的寒意
都是用来代步,几百元的低端车销量受影响
  经六纬二是济南主城区单车和电动车门店较为集中的所在。沿纬二路西侧店面集中的非机动车道向前,与店面相隔的非机动车道一侧是一长溜20多米的成排展销单车和电动车。在店面音响的律动里,不时有摩拜单车的“小红车”自门前经过,店里的员工或在打扫卫生,或在组装着车辆,少有人抬头留意。
  张少泗的捷安特专卖店门头不大,十几辆四五百元的低端自行车停放在了店门外,而受到“小红车”影响的正是它们。瞄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摩拜单车主打短途代步,这与低端自行车的功能有所重合。“价钱也差不多”,张少泗指的是摩拜单车的299元押金。
  同在经六纬二的美利达自行车门店老板佟雷庭对张少泗的感受表示认同。数千元的高端山地车地位难被撼动,“这些都是骑友固定消费,跟(共享)单车不挨着”,然而“小红车”对低端自行车必有冲击,“(摩拜单车)
还不满一个月,明显的销量下滑还看不出来。”
  摩拜单车在纬二路的停车点正好在程现彬的乐踏单车门店斜对过,虽然他也认同“小红车”对低端自行车的冲击,但摩拜单车盈利模式的不确定性,他仍坚持未来还不好说。“一辆(摩拜)单车的成本就得2000多,我们都算过,使用周期能有3年吗?现在又是(被)卸车座子又是干啥的,走着看吧。”
  天成路天桥下的另一处单车和电动车门店一条街上,店主们的说法也大都一致,“冲击又能怎么样呢?只能调整产品(结构)。”据称,他们不少门店的日均单车销量已从此前的四五辆降到了两三辆,低端单车尤甚。诸多电动车门店的老板则是淡定得多,续航能力动辄四五十公里的电动车既能跑短途又能胜任中长途,所以他们说不用担心。“还要有摩拜汽车呢!”相邻的单车店老板泼起了冷水,电动车老板们再也无言。
  上午10点左右,程现彬门店对面,市民张东亮(音同)骑上了一辆摩拜单车,他说除了方便之外,至少不用再担心被偷,此前他曾丢过2辆自行车。2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已在广州投放大半年的共享单车给单车门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甚至有单车店抱怨:“最好不要搞了,搞死我们了。”“摩的”的无所谓
赚的是大包小提溜的钱,少有旅客会骑单车
  10日上午,在火车站周边经一路、车站街、站前路等百余辆摩拜单车的“包围”之下,东出站口等客的摩的司机安之若素,“生意完全没受影响,春节后返校学生多了,生意反而比年前还好,他们大包小提溜的,谁还有手骑单车?”一名摩的女司机说。
  事实上,火车站附近的这些摩的司机根本没心思留意摩拜单车怎么样,他们时刻留意的是交警,“昨天又扣了5辆车,有的(摩的)车是有证的。”此时,一名同样背包的男子出站后来到经一路出口处,该摩的司机见状凑上去。男子要去无影山,他拿着手机研究了一会儿路线,还是在摩的司机的劝说下坐上了车。“没带行李或是熟悉道儿的本地人才会选择骑车,外地人还是要打车。”摩的司机撂下这句,开车走了。
  “带行李少、熟悉路程的单人旅客,更喜欢骑摩拜单车。”火车站岗亭内值班的铁路职工也证实了“摩的”司机的话,据称,骑摩拜单车来火车站的人不少,但很多外地人不知道该怎么去汽车站或西站,就很容易被“摩的”司机劝走。
  大明湖北门也是“摩的”靠活儿的地点,济南时报记者探访时,该处门口停放着数十辆摩拜单车,同样的,“摩的”司机并未因此散去。“刚有滴滴打车的时候,对我们稍微有点影响,后来打不上滴滴快车的人,还是要坐我们的车。我们就放心了。出来玩儿带孩子的,该打车还得打车。”一名“摩的”司机以曾经滴滴打车的冲击失败为例证,表达着对生意的信心。
  在长途汽车总站附近的摩拜单车数量明显少得多。记者探访时,济泺路与北园高架交叉口的3辆摩拜单车20多分钟无人问津,同样看起来无人问津的还有不远处桥头的七八辆“摩的”。后来,终于有一名男性旅客就近走向了一辆摩拜单车,打破了这场僵局。“以前我也坐过摩的,不安全,价格也高。这次行李不多,堵车严重,还是骑自行车速度最快。”男子把随身背包放进车前框骑行离去。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北京,曾出现过摩的司机破坏共享单车的情况。
出租车的观望
或许能实现“最后一公里”的交通接力
  10日下午,适逢山东艺术学院的招生考试,学校门口车满为患,一名外地来济的考生和家长乘坐出租车抵达了考点。因为只是短暂来济停留,再加上要忙活考试,出租车仍是这部分人的首选出行方式。
  此时,在另一所高校山东财经大学,大学生陈浩准备骑着摩拜单车一路从燕文西路西行至山师见老同学。而以前,他更偏向于乘坐公交车或出租车前往。
  从济南时报记者的走访情况来看,大部分济南本地市民倾向于短距离交通时使用摩拜单车,而只在长距离交通时继续选择乘坐出租车。
  滴滴司机张德涛(化名)也在一定程度上感觉到了这种出行方式变化所带来的短途单减少,“以前每天的短途单怎么说也有个十单八单,现在有个五六单吧,少得不多,但确实少点了。”
  天府出租车公司经理史达开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但由此所带来的影响还不算大。“至少,摩拜单车的冲击,比当年的滴滴打车带来的冲击要小多了!根据我的观察,人们一般会在市中心骑单车,郊区就要少一些。而且,现在天气寒冷,愿意骑车子的人比较少,可能天气转暖之后,骑车子的人会多一些,那时摩拜单车带来的冲击会大一些。”
  强生出租车公司经理马英杰倒是乐见摩拜单车带来的交通组合方式,他称之为“解决出租车的最后一公里”。“就算是公共交通非常发达的北京、上海,那些经常乘坐出租车的人群还是比较固定的,平时该打车还是会打车。但是,把所有路程都交给出租车也不现实,毕竟有些路段不适合行驶车辆,这时候骑自行车就可以实现‘最后一公里’的交通接力。”而在记者的采访中,就有受访者表示,他们发现在人流车流密集时骑摩拜单车、在交通较为畅通时打车,将两种出行方式组合起来会非常便利。
  当陈浩骑单车离去时,在不远处的校门附近,一辆出租车正在靠活儿,的哥拒绝就摩拜单车发表意见,摇上了车窗。(记者潘庆照 印朋 杜林)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