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2016.10.18 星期二

“乌龙案”深度纠偏,当治权力随意性

  

  “乌龙案”得到纠偏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却并不能令社会欣慰。因为,这反映出的是屯留县纪委在执纪工作中的随意性,和权力方面存在的任性。在公众的质疑之下,上级纪委明确表态,要对屯留县纪委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责任追究。但如果仅仅是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责任追究,那其实也是表层之功,并不能解决深层问题。
  各级纪委是特殊的部门,因为从某种角度上说,它就是向权力任性宣战的部门。但是,从更大角度上来说,纪委也不是特殊部门,因为纪委执行的是全党之纪,而不是部门之私,所以,它的特殊性也必须融合于国家法纪。对于纪委来说,没有规范的工作流程,必然就会产生执纪的随意性和权力的任性;而反过来说,一旦产生了随意性和权力任性,也就不可能再有规范的工作流程。
  基于此,长治纪委明确表态要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责任追究,这虽然可以平息这个具体事件,但从根本上说,却只是治标之计,而不是治本之法。所以这还需要上级纪委,在规治权力随意性和权力任性方面,设计出方略性的举措,并使之落地生根,而不能悬停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表层。(马进彪)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