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回济南府 慢生活读本 2016.10.02 星期日
梦回明代济南府之诗城风骨

大明湖畔,“万卷”“白雪”留风骨



  

李攀龙在大明湖南岸建的白雪楼已消失在历史的时光中。图为如今在趵突泉公园内重建的白雪楼。记者王锋 摄□本报记者 钱欢青
  有关明代济南文化的特点,著名学者徐北文先生有过精辟的论述:“有明一代,济南在文化方面,以诗歌成就为最高,而且具有全国性的影响,左右了我国诗词曲风,历百年而不衰,这在全国省级城市是罕见的。纵观济南的诗歌传统,上溯自北宋东州逸党,下衍至清初神韵派,其风格虽然多姿多彩,但其作家大多是通脱不羁之士,有的不拘礼法,有的任侠好客……所有这一些,都或多或少地体现了他们不满现实,反对封建正统思想的态度,反映了他们对美的追求和美好未来的憧憬。这应该是济南文艺传统中的精华所在。”
  有意思的是,明代济南两位最著名的诗人,“前七子”之一的边贡和“后七子”之一的李攀龙,都曾在明府城内建有藏书楼,也都曾有过极为动人的故事。
一场大火焚万卷
  距今485年之前,也就是明嘉靖十一年,公元1531年的某一天晚上,大明湖畔的一间楼房突然着火,风卷火势,熊熊不绝,不一会儿,这座楼就成了一片废墟。
  楼烧了可以再建,但这楼却非同一般,它名曰万卷楼,楼内所蓄,乃是万卷楼楼主、明代济南诗人边贡的数万卷藏书。
  边贡一生爱书如命,癖于求书,致仕之后,在济南大明湖畔建起万卷楼。除了到处搜寻书籍,他还搜访了众多金石、古文,都藏在这万卷楼中。原本想退休之后在这湖光掩映的万卷楼中读书吟诗,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万卷楼及其所藏之书竟然毁于大火。边贡悲愤交集,仰天大哭:“嗟乎!甚于丧我也!”
  边贡真是把书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万卷楼为大火所焚之后,边贡一病不起,第二年,57岁的他就与世长辞。
  一场大火让万卷楼化为灰烬,当我们坐着铛铛车领略着大明湖畔的风景的时候,只能在“梦回明代济南府”之时,想象那座当时全国著名的藏书楼了。
  值得回味的,当然还有边贡本人。边贡1476年生于济南,自幼聪明过人。六岁随祖父到南京,受教于当时著名的塾师陈月庵,十四岁回乡时,已精通诗文。弘治八年,弱冠之年的边贡即在山东乡试时中举。次年参加会试,再中进士。按照明代规制,新科进士都要先进行试政,锻炼执政能力。边贡被授予礼部太常博士,主管礼乐祭祀。
  边贡最后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他最有名的身份,却是诗人。他早期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结成文友,号称“弘治四杰”,后来又加上康海、王九思、王廷相,称为“七才子”,也就是后人所谓明代“前七子”,他们反对当时风靡一时的台阁体,开始文学复古运动,提出“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口号,扭转了当时文坛内容空洞乏味,缺少豪气的风尚。
白雪楼中有傲骨
  同为济南人的李攀龙比边贡小38岁,这位明代中期嘉靖年间的一代文坛巨匠,“后七子”的领军人物,也因为一座楼而留下了高自标置的文人清骨。
  李攀龙在山西提学副使任上谢病告归后,曾在大明湖南岸百花洲中筑白雪楼。白雪楼建在水中央,四面环水,无桥而须以舟渡。穿越到五百多年前,你看人家李攀龙,是如何在这一汪水中荡出无边风月的。白雪楼高三层,第一层是会客厅,第二层是藏书阁,这第三层嘛,则住着他的一个爱妾蔡姬。据说如果高官贵人或者俗客来了,李攀龙高卧楼上,绝不放舟。如果有文士到来,他则会先试试来者诗文如何,让人“先请投其所作诗文”,如果诗写得还不错,“方以小蚱蜢舟渡之”,否则,就会远远地喊一句:“亟归读书,不烦枉驾也。”李攀龙曾作诗云:“意气还从我辈生,功名且付尔曹立。”其傲气可见一斑。
  有意思的是,白雪楼上的这位蔡姬,据说不仅美得不得了,还做得一道拿手美食——葱香馒头。这种馒头其实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蒸包子,“蔡姬牌蒸包子”的绝活,是当包好馅时,上留一孔,插入章丘名产大葱段,待包子将要蒸好时速把葱段取出再捏面密封。如此,留葱香而去葱段之辛辣,葱香馒头遂大功告成。
  史载李攀龙1514年出生在济南,因为家庭困难,请不起老师,他只能靠自学。他勤奋好学,还经常与同乡人许邦才、殷士儋等一起作文赋诗,谈古论今。
  李攀龙从政期间,正是严嵩父子弄权之时,朝政荒废,吏治黑暗,在这样环境下,他为官十八年,还能“书狱狱平,治人人安,风士士起”,并且不畏权贵,正气浩然,实在难得。
  作为“后七子”的领袖人物,李攀龙继承并发扬了“前七子”的文学复古运动,主宰文坛二十余年,对后来百余年的文学创作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可惜百花洲中的白雪楼已经消失在历史的时光中,明万历年间,山东右布政使叶梦熊因敬仰李攀龙,出资在趵突泉畔,又建了一座白雪楼。而如今我们看到的白雪楼,则是1996年重建的了。令人唏嘘的是,李攀龙去世后多年,同是明代著名诗人的王象春四处寻访李攀龙家人希望能给予救济,终于得知当年李攀龙的“侍儿之最慧者”蔡姬的消息,那时候,七十多岁的蔡姬已经“居西郊卖饼”了,王象春听说之后,“急往视,则颓然老丑耳。因为泣下,周焉”。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