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2016.07.01 星期五

叫停奇葩证明要除“根”务尽

  

  据公安部网站消息,公安部联合其他11部门起草了两个征求意见稿,其中列出公安派出所不再开具证明的20类事项和应当或者可以开具证明的9类事项,包括不再证明当事人婚姻状况、正常死亡或非正常死亡等。
  继民政部取消婚姻登记记录证明之后,公安部等12部门拟明确派出所不再开具证明的20类事项和应当或者可以开具证明的9类事项。此举有利于改进和规范公共服务,遏制各种奇葩证明,传递出简政放权、保护民众合法权益的信号,无疑值得点赞。12个部门联动,有利于规避各部门之间推诿扯皮的情况。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派出所不再开具某些证明,如果有单位与个人仍然要求公民出具某些不需要的证明怎么办?显然,12个部门对此应该有周到的制度安排与配套的监督机制。
  从证明“我妈是我妈”到“无犯罪证明”。在现实生活中,群众被各种奇葩证明折腾得焦头烂额,就连警察都不堪其扰,“忍不住”发声点评。如对于“买房开具无犯罪证明”,云南盐津县普洱派出所民警质疑“难道有犯罪前科的就不可以买房吗”?这种给民众人为地设置障碍,随意增加难度的做法,无疑应该彻底进行治理、整顿。
  如今,公安部会同12部门已开了头,其他政府部门显然不能无动于衷。到底哪些证明是需要保留的,哪些证明是可以取消的,相关部门应该认真进行梳理、论证,列出相应的权力清单,并公之于众。用制度的力量督促某些单位取消一些不必要的奇葩证明,给民众办事创造便利条件,把简政放权落到实处。
  想要奇葩证明真正失去存在的根基,还有更多深层次的工作要做。从中央到地方一直要求简政放权,相应的,简政放权也会压缩职能部门的权力空间,触动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故而出现人为增加群众办事难度的情况。
  要切实转变老爷作风,我们不能指望两条意见、一纸通知,就让某些职能部门、工作人员良心发现,自觉简政放权,主动给老百姓行方便。因此,除了取消有形的奇葩证明,加强制度建设,改革政府绩效评价机制,清理无形的潜规则,绩效评估主体由单一化向多元化转变,很有必要。如果企业、群众对职能部门与公务员拥有监督权与评价话语权,且评价意见影响到其绩效考核,最终向市场释放活力,倒逼政府提升办事效率服务意识,简政放权才能实至名归。(叶祝颐)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