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2016.05.06 星期五

闲地重生何去何从

济南多处黄金地块长期闲置“盛世皇苑”停摆10年变菜地


  

□本报记者 何涛
  本来要建盛世皇苑的土地,如今成了菜园。 记者郭尧 摄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你耽误了我,让我买不起房!”前一句是陈奕迅成名曲《十年》里的一句歌词,后一句是买房者——济南市民张彬自己改编的。他说,这是他买房心酸路的真实写照。
  10年前,张彬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选中的婚房10年后仍然是“空中楼阁”。10年间,他每每路过七里山路,看到兴济河旁的那块“菜园”,心里总会隐隐作痛。
奇葩的遭遇>>攒钱买的婚房变成遥遥无期的“坑”
  张彬的奇葩遭遇源于英雄山路与七里山路交会处西侧百余米的一个楼盘项目。
  2006年,在英雄山路租房住的张彬不经意间发现,上下班路过的七里山路上兴济河边的一片空地拍卖了,“当时听说要盖商品楼,我就跟女朋友商量,以后结婚买这里的房子,离我们俩上班都近。”
  2008年初,张彬等到了楼盘打出的售楼广告:盛世皇苑——济南首席皇家园林宅邸,集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以“天赐安富、尽享尊荣”之气魄追溯曾经属于国人的一份自尊与荣耀,引领传统居住文化的回归。高大上的宣传语瞬时“腐化”了他的心:“就定它了,2009年交房,年底就能当婚房。”他和女朋友拿出了两人攒的8万元,加上双方家里各出的10万元,带着这28万元钱,踏上了买房路。
  “那是2008年5月13日,我记得特别清楚。”张彬说,这一天他通过银行团购了盛世皇苑的房子。他称,当时银行的团购政策比较优惠,房子5000多元一平方米,选好房号后要交3万订金,随后20天内交上房款的50%(含3万订金),1个月后再交另外10%,一共缴总房款的60%。他定了套94平方米的房子,总房款48.5万元,付了28万多元首付,“当时特别火爆,通过银行团购的人就有上百人。”
  房子有谱了,张彬和女朋友于2008年10月领证结婚。接下来的日子,就是静待房子一年后交付。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一天却迟迟没有到来。
  “说这套房子改变了我的人生,一点没错。”张彬苦笑道,如今他已35岁,孩子都5岁了,当年选中的婚房仍然是个“坑”。烂尾的项目>> 开发商骗贷,等房变成了维权
  回望济南楼市这些年,张彬当年买下这套房子时,房价正处于低谷,二环南路的数个楼盘也在如火如荼地开发中。“当时我大学同学定了鲁能领秀城一套房,我还笑话他位置没我的好,现在我买房的事儿成了笑话。”的确,那时鲁能领秀城均价不足5000元,地段也几乎没法跟盛世皇苑比。一直到今天,在济南房产业内,盛世皇苑仍是公认的好地段,“那是英雄山路成熟生活板块,交通便利,配套齐全。”
  到了2009年下半年,济南房价进入疯涨期,楼盘几乎一月一个价。直到2012年,英雄山南段房价从五六千涨到上万。面对此景,张彬及上百购房者更是心焦,等待交房于是变成了维权。起初,盛世皇苑的开发商山东佳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还有人接电话,后来就无法接通了。
  “开发商出问题了!”张彬等购房者明白过来后,开始到处反映。业主们先后去政府部门反映开发商迟迟不交房的行为。这时,才对事情有了了解:2006年山东佳辰地产在拍到土地不久,先后揽取7400万元团购款,却将该笔款项存进了另外一个账户,并没有投入盛世皇苑的开发;同时,山东佳辰地产以盛世皇苑项目为抵押,还积极向银行贷款,并获得了某银行的2次授信,分别为2007年的9000万元和2009年的3000万元,可是这些款项同样没有用在盛世皇苑的开发上。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2011年5月31日,审计署济南特派办在落实宏观调控政策执行情况追踪审计时发现,山东佳辰地产涉嫌通过伪造、变造房地产项目“四证”、土地他项权证、财务报表等方式骗取银行贷款;捏造项目工程进度,编造虚假购销合同挪用贷款资金。同年8月16日,山东佳辰地产法人刘臻因伪造、变造信贷资料骗取信贷资金被正式批捕。
  “不瞒你说,当时我死的心都有了,还经常梦见住进新房了。”张彬说,为这套房子他跑断了腿,光律师费就花了四五千元,“媳妇还差点跟我离了婚。”而因为28万的房款被压,他手头上一直不宽裕,直到2015年才买上新房,“要是那套房不坑我,我日子过得比这滋润。”
闲置的土地>> 拍卖两年半依然没动工,变成了“菜园”
  2014年,山东佳辰“盛世皇苑”项目所属土地最终沦落到拍卖抵债的地步。当年1月21日,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盛世皇苑”依法进行司法拍卖。
  拍卖当天经过17分钟的短暂举牌,一公司迅速以2.2228亿元的底价成交。拍卖结束后,有购房业主说,接手的开发商可能是临沂永基置业,也可能是鲁商置业。
  如今拍卖快两年半了,这一占地58亩、规划建设5栋高层住宅和3栋多层住宅、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的地块,依然是个地基大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菜园子”。
  5月2日,记者采访时看到,这个开阔大坑被开垦成数十个“规整”的小菜园,种植着各种蔬菜,不过并没有任何开工迹象。大坑周围是长达数百米的红色围墙。附近的居民说,盛世皇苑打造的是首席皇家园林的概念,红色的围墙确实有着“庭院深深”的意味。
  “这个地块没办理土地变更手续的申请。”市中区国土资源局地籍管理科科长于成说,由山东佳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盛世皇苑”项目所在地两块土地证号,即市中国用(2010)第 0200090 号、市中国用(2005)第0200211号,系统没有查到变更申请。“按照程序,如果楼盘项目的开发商更换后需要再开工的,需要来申请变更。”于成说,据他了解,这块地曾再次拍卖,但流拍了。
  “闲置这10年了,附近正好缺小学,建个小学不行吗?”家住地块东邻的某单位宿舍居民马女士说,英雄山路西缺学校,二胎放开后需求更大。
  “没听说有最新的规划。”辖区所属的六里山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工作人员表示。(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彬为化名)
记者观察 土地市场也需“去库存”
  本报报道的这几处闲置土地,只是全国上百万亩闲置土地中的一个微分子。官方数据显示,国土部通过在2014年开展节约集约专项督查,清理出批而未供土地1300万亩和闲置土地105万亩。到2015年8月底,全国处置闲置土地31万亩。
  造成闲置土地的原因纷杂,因政府规划改变致项目搁浅,还有纠缠于债务、开发等纠纷的,更多的是开发商囤地炒地的“囤而不发”……记者的采访也只是窥见冰山一角。
  举个例子:2008年1月,知名房企和记黄埔取得上海嘉定南翔地块时,楼面价不足每平方米3000元。从拿地到开工超过3年,2013年9月首次开盘时,毛坯房均价达3.1万元,超过土地成本10多倍。
  正因为这种“囤地”暴利,让一些开发商利令智昏,无视法律和政策规定,也使中央禁令屡屡成为一纸空文。当然,这也有各级地方政府受房地产利益羁绊,丧失严格执法的底气:应无偿收回的,一些地方仅以征收闲置费了事;应有偿收回的,仅以简单地延长开发期限了结。
  2004年到2014年,中国土地市场的黄金十年。十年的野蛮生长中,既有狂热也有喧嚣,既有用地紧张又有闲置浪费。如今楼市正如火如荼去库存,市场已从喧嚣归于平静。土地市场也从狂热趋于理性,何不趁此东风去去库存?!(记者何涛)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