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2016.04.22 星期五

任由漫游费“漫游”是行政不作为

  

  国内漫游费伴随了手机用户20多年,被网友们戏称为“化石费用”。在通讯技术升级和“提速降费”的大背景下,手机用户和业内人士对取消漫游费呼声不断,但总是石沉大海。新华社的报道称,漫游费是2G时代的产物,不能任由“梗阻”存在。(4月21日《法制日报》)
  有关取消漫游费的呼声喊了很多年,目前仍无破冰迹象。去年10月,欧盟决定于2017年6月起取消成员国之间的手机漫游费用。人家国与国之间都不收了,我们省与省之间,甚至市与市之间,依然还在收取漫游费,不啻于天大笑话。
  对于取消漫游费的呼声,以及欧盟取消的事实,有关方面不可能无知无觉。如同提速降费“不喊不动、大喊小动”,这里的“梗”同样涉及利益问题。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我国移动漫游费收入累计达718.5亿元,在国内移动通信收入中的占比基本稳定在8%至10%。这么大一块蛋糕,怎不令人垂涎欲滴。从技术层面讲,国内漫游费成本已“几乎为零”,但一块大蛋糕放在眼前,要运营商自己放手,显然不太可能。
  去年7月,工信部曾表示,取消漫游费等社会期盼何时成为现实,最终决定权在运营企业。这一表述隐含着一个巨大的逻辑漏洞,那就是移动通信市场并不是充分竞争市场。目前,我国的移动通信市场,基本是“三国鼎立”,由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三家央企把持。三家之间固有竞争,但其竞争是不充分的,甚至有很大程度的默契。当市场之手无用时,只有伸出行政之手。
  事实上,欧盟取消漫游费也并非市场自发调节的结果。早在2004年底,欧盟就曾调查过漫游费问题,并且发出过警告,但几家运营商只是秀了一下姿态,并无太多实质动作。此后,欧盟加强立法控制,最终通过有形之手,责令在欧盟成员国之间取消手机漫游费。关于市场调节的范围,经济学界一直存在争论。但是,在一个非充分竞争市场,不能完全放任市场调节,却是一个共识。选择性旁观是市场守望之大忌,有关方面当为市场把方向、定调子。
  不客气地讲,当前电信市场是4G的网络、3G的管理、2G的收费。虽然在网络上进入了4G时代,但运营商的赢利模式还停留在2G阶段,而有关方面的监管也只有3G水平。这一现状的存在,是当前电信市场问题的总根源。漫游费迟迟不能取消,提速降费缓慢无力,其根源都在这里。从这种意义上讲,任由漫游费“漫游”是种行政不作为。此情此景,必须“大喝一声猛击一掌警醒起来”。否则,漫游费还会像幽灵一样继续“漫游”下去。 (毛建国)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