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笔记 2015.05.12 星期二

花舞大唐春



  

孙婷婷/绘
黄小意
  五月的天和地是蔷薇科的,玫瑰月季蔷薇荼蘼以及木香黄刺玫……总有一款你遇到过的。无论你走去哪里,都可看到谁家院子里伸出来的,路边铁篱上攀附着的,当然还有公园里的蔷薇架,全是这些小妞们的巧笑顾盼,眼波横流。野花中,蓼蓝、菘蓝、木蓝、马蓝,只要你去田野里,也总能遇得见。一个制香,一个染色,活色生香的生活,此时,全然执于它们之手。
  我们去南山寻花,在萍姐家里做蔷薇露,用最原始的蒸馏术。花是长在萍姐家院子里的蔷薇名品七姊妹,前一夜小雨,晨起花上还有露水,用来做蔷薇露真真是极好的。将花瓣取下,入锅,加入纯净水或蒸馏水。我们就用才从村中汲来的泉水,锅中置一空碗。水沸后,锅盖上置冰块,蒸花水汽遇冷凝结,落入空碗中。根据你的耐心,反复收集,可以直接做香水用,也可以用蔷薇水泡沉香。
  红袖添香夜读书,是中国男人的梦想,即使遇到个狐狸精,被摄去魂魄也在所不惜。古代用香,以薰香为主,什么香丸子香饼子,添的基本上都是这种固体香。作为泊来品,蔷薇水最早约在唐代登陆中国,属进口高档香水,估计除皇亲国戚,一般小民女根本捞不着。进口的量不多,又贵,于是民间仿造之法兴起,到两宋时,民间制作和使用蔷薇水渐成风尚。这潮流一直延续到明代,《群芳谱》竟有教人如何辨真伪的方法,可见仿制之盛。“蔷薇露,出大食、占城、爪哇。今人多取其花浸水以代露,或采茉莉为之。试法以琉璃瓶盛之,翻摇数四,其泡周上下者为真。”从中看出,当时仿制蔷薇水之法,仅浸水得露,估计浓度不会很高。“江南李主帐中香”,则用蔷薇水泡沉香,香水是人家的,但拿来泡沉香绝对是我们祖宗灵光乍现的创意之作,想想就会闻到香气袭人。
  萍姐把花露收集到玻璃瓶中,放入衣橱,衣香一夏。同为蔷薇科,海棠曾经挑战过牡丹的王位,但蔷薇从来没有,亦不敢。以大为美,是我们顽固的价值观,无花盖过牡丹之富态贵气。蔷薇是欧洲的花之女神,中国的人文价值观里,伊只能算是小妞。不过,在活色生香这点上,无花能比蔷薇。所以,这个小妞也是个活色生香的小美妞。你用情人这个词也是可以的,但必是俏皮可爱的方可与之相配。
  中午,萍姐带我们去梯子山下的墨林古井喝茶。水是古井新汲,用铁釜煮开。她们喝今年的春茶,用龙泉青瓷开片杯。我喝薄荷茶,则是玻璃杯。蔷薇露,青瓷盏,薄荷茶,若去大宋的春天里耍一把,在他们的妇女时尚聚会上,我们这把式也毫不逊色吧?梅姐听了直摇头,罢了,罢了。想那冰裂纹,本是烧坏了的,他们也能把败笔整成开片的沧桑之美。我们哪里能及?顶多是附庸风雅。哎呀呀,再没有比附庸风雅更俗气的了。
  柳宗元得韩愈所寄诗,先以蔷薇露灌手,薰玉蕤香后发读,曰“大雅之文,正当如是”。金露洗手,展读兄文,看这逼格。想那柳大人是写《捕蛇者说》之类的老愤青,真不晓得还有这般调调。而你,此时是不是正用得了腱鞘炎的鼠标手,在刷朋友圈。
  楼下的菘蓝,花期正盛,娇艳的小黄花,在繁花似锦的五月大地,毫不起眼,如果不是有一天,知道这就是我们最初的蓝色之源,我根本对它视而不见。蔷薇露,荷花雨,菊花霜,梅梢月斜,恨薄情四时辜负。薄情人儿,快出来看看这春末夏初的俏模样儿吧。
  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多情的我们,且跟老柳喝一杯。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