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副刊 2015.03.10 星期二

难忘童年过元宵



  

□北斗
  “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闹花灯。”半个多世纪以来,这段乡音一直缭绕在耳边。我曾记得,每逢过了大年初一,孩童们就盼着过十五,因为过十五比过年还热闹,有好吃的,有好玩的,还有好看的,更有好乐的。
  说起好吃的,非汤圆莫属了,这种食物是元宵节的代表作。元宵节的来历说法颇多,正月十五是大年后的第一个节日,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是比较通俗的诠释。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一元复始,大地回春的夜晚。元宵节又称为“上元节”,人们对这个节日的重视程度不亚于过年,通常把元宵节作为过大年的延续。
  据说,自宋代起,汉族民间就流行正月十五吃元宵的习俗。元宵又名汤圆、说团、圆子等。久而久之,元宵节吃元宵,是全国各地的共同习俗。吃元宵寓意深刻,它是家庭团圆的象征,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望。
  我喜欢看妈妈制作汤圆,那时食物短缺,没有多少原料,只好将大红枣和红小豆煮熟捣碎,放上少许红糖,然后放在盛有面粉的簸箕里滚。自制的汤圆成型后稍微晾一会儿,待汤圆坚挺后用水煮熟,一家人吃着香甜可口的汤圆,那种滋味无以言表。现如今,汤圆已经成为了商品,超市里琳琅满目的汤圆,给人们增添了口福,也为商家赚足了票子。
  好玩的那就是“滴滴金儿”了,元宵节的晚上,小顽童们撂下饭碗跑到大街上,都可着劲地燃放“滴滴金儿”。“滴滴金儿”有购买、自制、秸秆三种,从集市上买来的“滴滴金儿”是鞭炮作坊制作的。相传,最早的“滴滴金儿”源自于南宋时期,也就是专门制作的火药引线。
  再一种是自制“滴滴金儿”,用豆秸、木炭、硝盐研成黑色的粉末,再用火头纸包起来搓成线状,燃放时拿着没有火药的尾部,点燃后冒出火星,伴有啪啪的响声。第三种就是人情菜的秸秆,人情菜也叫反枝苋,是一年生草本苋科植物。我家场院里就种植人情菜,每年秋后收获后,种子做年糕,叶子做菜吃,秸秆捆起来做烧柴。小伙伴们把秸秆当成了宝贝,手拿点燃的人情菜秸秆,左右对戳发出火星,别提有多么好玩了。
  最好看的就是花灯了,农村的花灯很简单,大都是自制的灯笼。扎制灯笼也不复杂,有的用竹子
  或者苇子制作灯笼框架,手扎灯笼的制作流程一般经过破竹(苇)篾、泡竹(苇)篾、扎灯笼、整形、收口、糊纸、美化等七道工序。有的用木制,先打四方底座和封口,而后用玻璃或者灯笼纸糊起来即可。无论哪种做法,灯笼扎好后,放进油灯碗或者蜡烛,点燃后挂在大门口。
  元宵节的夜晚五彩缤纷,大街上灯笼闪烁,男女老少聚在一起欣赏灯笼。有文化的主家还在灯笼上写上灯谜,让大家来猜。有几个灯谜仍然留在我的记忆里,三个凑在一起(猜一字),谜底是全;脚像牛,身像狗,头长角,八字胡(打一动物),谜底是羊;红娘子,上高楼,心里疼,眼泪流(打一物品),谜底是蜡烛等等。
  元宵节观灯还可以测试年景,人们从风向及大小来判断收成,从天气阴晴来预测年景是否风调雨顺,人人都期盼年内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国泰民安,日子越过越红火。倘若“正月十五雪打灯”,那就是瑞雪兆丰年了。
  说起好乐的,那就是唱小戏了,少年时代,我是村里唱小戏的“当红演员”。每年从正月初七开始,青年们就主动组织起来编排节目。那时的节目很简单,没有歌舞和小品,只有小戏曲和说快板,小戏曲也都是独场戏。我唱过的小戏曲有吕剧《送肥记》、《送猪记》、《借年》,小歌剧《都愿意》、《老两口子学毛选》。在《都愿意》一个多小时的剧里,我饰演泼辣的婆婆,滑稽的动作,捏声捏气的唱腔,引得全场观众捧腹大笑。在每一个小戏曲中,我基本上都饰演中老年女角,这才得了一个“假娘们”的绰号。
  年复一年,不经意之间,我已经变成了老顽童,在这人生演变的过程里,经历了若干个元宵节。说实话,在回味历年的元宵节之时,心里总留恋童年时的光景。时下,好吃的比那时丰富多了,可好吃的吃多了也就感觉不出香甜来了;好玩的鞭炮和“滴滴金儿”,早已经淡出了自己的喜好;好看的闹花灯,今昔对比模样大变,声光电技术被广泛引用,却没有昔日的土腥味;好乐的更是锦上添花,电视中文艺戏曲节目精彩纷呈,可能是审美疲劳的缘故吧,很少激起乐的细胞。
  常言道,“花无重阳日,人无再少年”,童年元宵情只能回味了。时代在变,节庆文化也在改变,人的审美观念也应随之改变。人老心不老,永远留存一颗童心,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