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右/笔记 2014.11.18 星期二

落叶情思

  

□戴永夏
  一 叶 坠地,绝不是毫 无 意 义的。正是这片 片 黄 叶 ,换来了整个大树的盎然生机。这一片树叶的诞生 和 消 亡 ,正标志着生命在四季里的不停转化。
  深秋一到,树叶就由绿变黄,由黄变枯。
  我的小院前有法桐数棵,落叶早就将院子的地面铺满。它们随意地挨着,挤着,卧着,眠着,我不扫,它们也不恼。常常,我对着它们静静沉思,它们也对着我悄悄私语。相看两不厌,各自想心事……
  童年在故乡,每到风吹树叶漫天舞的时候,母亲便打发我们去捡拾落叶。捡回的落叶堆放在院子里,像座座小丘,又似朵朵彩云,生动了小院的朴野,也点逗出农家的韵味。用这些落叶做饭、烧炕,都是上好的燃料,不但火旺易燃,而且还会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躺在温暖的炕上,嗅着沁人的叶香,心都微微醉了。
  有时,落叶也能派上更大用场。
  我的二伯父是一位教书先生,他让我们将落叶中大的、好的挑出来,他在叶子上写上“山、水、田、狗、牛、羊”等字词,教给我们每个字词的读音、意思,让我们带回家练习读写。有时他还在大些的树叶上题写名言警句,诸如“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等,勉励我们从小立志,珍惜光阴,努力学习。落叶便成了我们的启蒙教材,我们幼时的不少知识,都是从落叶上
  学到的。
  长大以后,读书多了,我对落叶的认识也更深了一层。佛家不是说“万物皆有灵”吗?落叶也很有灵性。当它们静卧着的时候,也会回忆已逝的过去,思索自己的一生……
  春天,经冬的残雪尚未消尽,点点翠叶就迎着第一缕春光,最先冒出枝头,为沉睡的树木唤起勃勃生机,也为将开的花朵遮风挡雨。
  夏天,树叶吸足了雨露阳光,变得肥硕壮大,绿意盎然。它们撑起接天的巨伞,为树木打造一身亮丽的绿衣;同时又一刻不停地进行光合作用,制造丰富的养分,供树木生长发育,也供花果丰盈满枝。
  秋天,树叶在将养分输送到树干、树根储存起来后,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俟深秋的寒风袭来,它们就坦然离开枝头,“质本洁来还洁去”,干净得一尘不染。
  冬天,落叶虽已离开母体,但有些仍护住根部,使其免受冻寒之苦。即使“零落成泥碾作尘”,仍要发挥余热,做着养树护花的工作。
  质朴的落叶也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和自由浪漫的情怀。当它们驰骋飘舞的时候,也常选择诗意的栖居,尽显风流高雅。
  有时,落叶会飞入有情人的春梦,为他们传递相思,充当良媒。宋人张实的《流红记》中,就讲了这样一段趣事:
  唐僖宗时,书生于祐在御沟中拾得落叶一片,上有题诗四句:“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祐自此终日思念,于是别取红叶,题诗二句:“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置于御沟上流,使流入宫中。后来于祐娶被遣宫女韩氏为妻。成婚之日,当二人出示所藏红叶时,相对感泣,以为天意撮合。韩氏因写诗咏其事:“一联佳句题流水,十载幽思满素怀。今日却成鸾凤友,方知红叶是良媒。”
  这样的轶事佳话,民间还有很多,红叶也便成了“媒人”的代名词。想想看吧,片片红叶,绵绵深情,牵来良缘慰相思,这是多美的诗画意境!
  落叶也会飘进诗人的诗中,与之同呼吸,共命运。“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是杜甫诗中的落叶,多么雄浑豪迈!诗人对世事苍茫的慨叹,壮志未酬的感伤,尽从纷纷落叶中飘飞出来,从大唐一直飞至当今;“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这是李清照词中的落叶,凄惨而又悲凉。女词人的国破家亡之痛,背井离乡之愁,全倾泻在梧桐落叶上,使落叶“载不动这许多愁”,更显沉重忧伤;“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这是诗人韦应物笔下的落叶,惆怅中透着达观。尽管他在深山里没有寻到道友,但却领略了落叶满山的美丽与壮阔。落叶,牵系着他对友人的深情怀念,也承载着他倾情大自然的淡远生活情趣。
  落叶对诗人是无限忠诚的。它们为诗人寄情达意,分忧解愁;也为诗人传递希望,营造梦想。然而诗人对于落叶,却未免怀有偏见。他们常以自己的爱恨情仇,来涂抹落叶的离合悲欢,让落叶的灵魂,不同程度地扭曲。
  而真正客观公正地评价落叶,并赋予落叶以人生哲理的,当数日本当代著名画家、散文家东山魁夷先生。他在《一片树叶》中写道:
  一叶坠地,绝不是毫无意义的。正是这片片黄叶,换来了整个大树的盎然生机。这一片树叶的诞生和消亡,正标志着生命在四季里的不停转化。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