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传奇 2014.04.17 星期四
北魏“丈八佛”,现藏于青岛市博物馆一楼大厅。

“丈八佛”传奇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钱欢青 摄
□本报记者 钱欢青 发自青岛
  没有哪座博物馆能像青岛市博物馆一样,让人进入一楼大厅,就被两尊高大的佛像深深震撼。
  两尊大佛静立大厅中央,神态宁静,身姿飘逸,造型优美。它们就是青岛市博物馆镇馆之宝——— 北魏石造像。这两尊大佛像身高各有一丈八尺(约6米),俗称“丈八佛”,每尊佛像重约30吨,距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
  作为北魏时期单体圆雕丈八佛,这两尊大佛在国内绝无仅有,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我国佛教造像艺术的杰作。更令人称奇的是,它们背后还有着一段跌宕起伏的传奇往事——— 它们曾险些被日本人偷走,险些被红卫兵砸坏。
1928
差点被运往日本
  青岛博物馆一楼大厅内的两尊丈八佛,为阿弥陀佛石雕像,而在一楼西展厅内,还有两尊各高三米的“观世音”、“大势至”挟持菩萨像。青岛市博物馆馆长助理、文物保护管理部主任赵好告诉记者,从石佛像的特点考证,大佛的建造年代应在北魏的景明、正始之后至北齐之前,因为从佛像身上,可以明显地看出北魏孝文帝汉化政策实施后反映到佛教雕塑艺术上的风格;两尊菩萨造像则是北齐、北周时期的作品。
  这四尊石造像,原来安放于山东临淄龙泉寺内,据《临淄县志》记载:“六朝石佛,在龙池村龙泉寺故址,佛高丈余,有荷兰人见之,谓形容与印度古石佛相同,真刘朝物也,欲购之不可乃止。”
  与佛像同在龙泉寺的,还有蟠螭的双赤虎碑头,上面刻着“双丈八碑苏公之颂”8个篆字,只有碑首,没有碑身。另外还有一座“龙泉寺碑记”,不过碑文内容早已漫漶不清。
  1928年日军入侵山东时,日本商人曾两次预谋将佛像盗回日本,据1928年7月24日上海的《申报》报道说:“……临淄县龙池地方,有石佛两个(应是四个),成化碑一座,碎碑一方,在数年前曾有中国败类,拟将佛碑等以三万元之代价售予日本人,为地方人士闻知,出而干涉,故未成交,此次日本占据济南及胶济路沿线以迄青岛,龙池适在日本人所谓之二十里以内,某日人垂涎龙池之古佛碑等已久,乃于本月十五日,率人将佛碑一并劫取,运至淄河店车站,预备运往日本……”
  当时正逢发生济南“五三”惨案之后,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日本侵略者迫于形势,未敢将这批文物盗走,然而,可惜的是,两尊小石像的头却被盗走了。
  1951年11月26日,青岛市博物馆元老张铮夫先生曾到四方机厂对北魏石造像进行过鉴定,并亲至临淄实地考察,访问了龙池村时年63岁的老人李复龙,老人对龙泉寺故址及日本人搬运佛像的经过也颇有记忆,他说:“龙泉寺在龙池村西北一华里处,已成废墟,龙泉寺院落原有50亩之大,石佛像当时安放在殿中。”两尊大石佛手部及两尊菩萨像的头部残缺,两尊菩萨像的头,一个在本石佛像的下面,另一个李复龙老人曾用之作过地界。民国17年(公元1928年)济南惨案以前,西池小学校长于桂林已将4尊石佛像卖与日本人。当时临淄警备队长朱泉宜还曾用卖石造像的钱到青岛买枪支。据李复龙老人当年回忆,石造像是日本人到外地雇人搬运的,据说是“用杠抬的”。
1930
从淄博到青岛
  1930年,由原青岛市铁路局局长、青岛四方机厂原厂长栾宝德派专车将日本人运到淄河店车站的佛像运至青岛,安放于当时的四方公园荷花湾西岸,以后由于四方机厂厂址不断扩大,就把这批文物圈进厂里了。
  栾宝德后来曾回忆,这批珍贵文物是在1928年日本人入侵山东、济南“五三”惨案发生之后发现的,当时,这批用草绳缠裹的石佛和石碑因无人管理,一直躺卧在淄河店车站任由风吹雨蚀,1930年,栾宝德亲自调拨专列将这批石造像和石碑从淄河店车站运至青岛。当时的领工师傅是孙义堂,在将经过的铁路沿途,都用道木把铁路桥梁顶起加固,以防桥不载重,以人工滑动移位,用几架加重的神仙葫芦(差动滑轮)吊运,用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才把大佛运到四方机厂。
1966
躲过“疾风暴雨”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发布了一系列保护文物的政策法令,这批石像石碑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然而,到了“文革”,它们又差点遭遇劫难。
  1966年,红卫兵对“破四旧”的界限并不清楚,很多珍贵的文物和艺术品都被他们烧毁、砸碎,并且也有意要砸石佛像。在紧张地抢救和保护文物的工作中,青岛市博物馆不断接到来自各方面文物告急的报告。
  1966年7月初的某一天,青岛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刚上班就接到通知,说四方机厂机校的红卫兵将于当天上午9点“破四旧”,要砸大佛。青岛市文化局立即派博物馆的郑贝满和文化局的楚景明一起赶到四方机厂保护石佛像。两人没有时间考虑保护措施,也没有时间考虑个人安危,立即赶到了四方机厂和该厂党委联系,然后和该厂宣传部同志进行了简短磋商,迅速想出了一个保护佛像的办法:他们抓紧写大字报,红的绿的写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打倒牛鬼蛇神”等,以最快的时间贴满了石佛像。因为无论红卫兵怎么闹,都不敢对大字报下手打砸。当时,离红卫兵进厂的时间不足1小时,红卫兵还没进来,而大佛周围围满了人,有一些工人用小锤把大佛底座莲花座下的部分小佛像进行了破坏,使大佛底座的部分小佛像有了部分残损,情形很紧张。郑贝满和楚景明于是勇敢地站到大石佛的莲座上,向工人同志们自我介绍说,“我们是市文物局博物馆派来保护这批文物的,这批石造像不是迷信品,是北魏时期的石雕艺术品。看,这造像是多么雄伟,艺术造型是多么优美生动。这栩栩如生的雕像展现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才能,让我们了解了古老中国的文明发展史,这是古代劳动人民给我们后代留下的宝贵财富。我们要让子孙后代知道,中华民族自古就是勤劳勇敢和富于创造精神的民族,古代人民精美的雕琢技艺,就犹如今天我们的工人阶级不断的发明创造一样,我们不能自己毁灭自己的历史见证,应该保护爱惜,给子孙后代留下这份历史文化遗产。”这时,在越围越多的工人群众中,有人站出来表示:“我们是四方机厂的工人,要亲自保护好这些国家珍贵文物。”
  两人的工作得到了工人群众的认可和帮助,大家立即分工把手四方机厂大门,禁止红卫兵进入厂内,北魏石造像终于在“破四旧”的疾风暴雨中得以幸存。
北魏“双丈八碑”碑首
北朝挟持菩萨像,原头被盗,现存头部为后人所加。
北魏圆雕,两佛并立,国内仅存
  1979年,中共青岛市委决定,将保存在四方机厂内的石造像迁到市博物馆。工程师们用近两个月时间做好了4个角钢吊笼,用木料衬好,同时在博物馆砌好了6个台基,四尊佛像在中,石碑在两头。
  1979年7月14日,迁移工作开始,运输车队一路走走停停,由于佛身太高,沿路经常得由人工挑开碍事的电线,交通一度中断,上午11点多,两台20吨吊车(当时青岛最大的吊车),首先进入博物馆前院,由于石佛太重,调动时竟把院中铺的石条压陷入地下10多厘米深,最深处陷入地下近20厘米。
  1997年,在东部新博物馆兴建之际,青岛市文化局、文物局组织专家论证,提出将大佛东迁。1998年7月,在博物馆新馆框架搭起后,开始了大佛的东迁工作。
  大佛的再次迁移依然十分艰难,当时参与该项工作的人数达到了二三十人。当时博物馆大厅内,除了大佛安置处地下有立柱外,地下其他地方没有特别承重处,为了确保大佛进馆时万无一失也保证地下库房安全,安装公司去购买了许多钢管,在大佛经过的地方——— 从大门外进门到大佛安置处的地下,每隔70至80厘米就顶上一根,密密麻麻顶上了很多钢管。最后,大佛等被安然无恙地放置在已经做好的基座上,佛像丝毫无损,大佛东迁工作顺利完成。
  为了表达对佛的敬意,2010年青岛市博物馆建馆45周年时,工作人员在佛像身后增饰了火焰背光。目前,作为我国博物馆室内陈列古代石造像,“丈八佛”可为体量最大,而两佛并立,且均为北魏圆雕,为国内所仅存。“丈八佛”的艺术价值、考古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