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点 2012.02.03 星期五

谁能给个准信儿?市民五问马路停车收费

读者感慨,这事真该有人管管了 记者了解到,有关检察机关已介入此事


  泺源大街上,自行车道划线成为收费停车场,道路变得拥堵。  记者王锋 摄
□本组稿件采写:记者魏巍 朱文明 张丹丹 潘庆照
  2月2日,本报以《马路停车收费:谁是正规军?谁是杂牌军?》等为题,报道了济南部分马路停车场收费主体混乱、存在多头管理等现象,并分析了占路收费背后的利益链条。稿件见报后,引起了市民的强烈反响和共鸣,多名市民致电本报,“时报替老百姓说出了心里话,马路停车收费该有人规范了!”他们同时向本报反映自己的遭遇,表达对一些路边占道停车场的不满。
  记者了解到,有关检察机关已介入此事。
疑惑
1
原来不收费的突然收了,划路收费有准儿吗?
  市民孙先生2日致电本报称,去年他去经四路人防商城买东西,把车停在齐鲁银行旁顺河街西侧刚修好的自行车道上,“3天前我去买东西,还是免费停,今天突然过来个戴着帽子的女收费员,说要交费。”
  这让孙先生很不解,路修好了,怎么说收钱就收钱呢?“我问她是谁让收费的,她说是交警让收的,要是不信可以去交警队问。”
  他表示,顺河街经四路到杆石桥这一段的西侧自行车道挺宽敞的,划上停车位方便停车是好事,如果免费不是更便民吗?为什么非得收费呢?收费可能是为了规范停车,可车主都很爱惜车,一般也不会随便乱停。“划路收费到底有准吗?依据是什么?到底谁有权力来划路收费?”
疑惑
2
不要发票1块钱就行,收多少有准儿吗?
  在林祥南街路边停车场,看到车主不要发票,看车人揣起1块钱,乐颠颠地放行,记者暗访时发现了这样的一幕。市民王先生说,这种情况挺多见。他曾在英雄山文化市场遇到过,如果不要发票,给收费员1块钱就能走。“虽说不要票能省钱,我还是坚持要票。我觉得里面肯定有猫腻,哪怕多花点儿钱,咱也不愿意让他赚那种钱。”王先生觉得,昧下的1块就跟“贪污”似的,不该纵容收费员中饱私囊,且可能会造成国家资产流失。
  看了2日的报道,他说自己有些担心,因为即使确保自己拿到的是“正规发票”,停车费的资金流向还是不清不楚的,“交马路停车费,一口一个价,跟在市场买菜似的,这里面还有准头不?”
疑惑
3
马路停车场的成本是多少?一年收多少钱有准儿吗?
  市民张小姐也是“找车位一族”,在很多马路停车场周围,她总能找到不收费的停车位。
  “相对于有资质的停车场来说,马路停车场只要划上车位,成本也就是买个帽子、小黄旗、口哨以及发票,支付收费员的基本工资,其他没有了,路又不用维修、维护。划上车位就呼呼地收钱,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张小姐说。
  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现在济南马路停车场的泊位有1万个左右,其中有多少是收费的,有多少是不收费的?一年到底能收多少钱呢?有些马路停车位的划定,会不会就是为了收钱呢?”
疑惑
4
交的停车费,到底有多少给了国家有准儿吗?
  市民王先生每次去回民小区北口,都不把车停在路边的马路停车场,而是停到招商银行西边的路两侧。“南边停车收费,这边停车不收费,那边的路还比这边宽呢!”
  他说,停在收费车位上肯定很方便,但自己实在不知道交的停车费到底进了谁的口袋里,“到了收费人员手里?还是交警手里?或者是街道办的囊中?如果这些钱交给了国家,国家用来投向公用事业,那我毫无怨言。”
  看了本报报道后,他大体了解到了停车费的流向,“交警精力、人力不足,就把一部分马路停车场转让给了街道办或者派出所,由他们管理、收费,自己则收取转让费并上交国库。这里面肯定有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不知道我交的停车费有多少是给了国家。”
疑惑
5
划路停车,是否妨碍了骑车人的路权?
  市民苏先生家住燕山立交桥附近,文化东路是出行要道。他反映马路两侧随意泊车,严重影响人行道和副道的通行能力。
  “慢车道都停上车了,电动车有时‘被逼无奈’走快车道,穿梭在汽车中间,别提多危险了,尤其早晚高峰,赶上学校放学,快车道人车混行,你说能不堵吗?”家住纬十二路的朱先生也有类似体验,他每天要走经七路,得随时警惕停在路边的机动车,“万一有剐蹭,两边都吃亏”。朱先生说,他最不满的,是由于划上了车位,自行车道日益变窄,“占道收费的马路停车场,是不是在挤压我们的路权?”
马路停车场收费的公共性须无可挑剔
□本报评论员 孙立忠
  本报“执民为民”栏目昨日报道了部分马路停车场收费主体混乱、存在多头管理等现象,并剖析了圈路收费背后的利益链条,引发读者的强烈关注。
  看完这一报道,人们自然而然会有一连串的疑问:收费的马路停车场究竟有多少?哪些是正规军,哪些是杂牌军?那些不合格的发票意味着什么?收费每年都有多少?费用的流向到底怎样?……从满足公众知情权来考虑,上述疑问或许都应得到翔实的解答。
  马路以及由其衍生而来的马路收费停车场都是公共品,作为公共品,当然就应体现出应有的公共性。
  这种公共性,首先体现为公开。作为与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内容,马路停车场收费显然在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之内,理应让公众充分知晓。相关部门应当通过适当的公开方式醒目地通报马路收费停车场的数量,公示收费主体、依据及标准,及时公布一段时间内的收费数额、流向。只有这样,公众才能将收费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监督权的实施也才会有的放矢。
  其次则体现为收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收上来的停车费,除了必要的管理成本之外,其他应全部收归国家,并用于多数人的利益,而不能沦为小团体乃至个人的私利。
  除此之外,就马路收费停车场的设定来说,为保证其公共性,进行公开的论证,设立相应的公众参与程序,从而减少设定之后的非议,也不见得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但就部分马路停车场的情形而言,显然与上述要求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连收费凭证都没有,要发票就正常收费、不要发票就少收,发票不正规,甚至相关部门间还存在掐架行为……凡此种种,都会让人产生某些联想,而就在这样的联想中,相关部门的公信力难免会受到影响。
  公共性打折的结果,往往意味着公共利益受到了损害。唯有公共性无可挑剔,公众才会对收费感到信服,才会消除收费是与民争利的质疑。
  而要保证公共性,除了相应的信息公开,还需要科学高效的管理与之相匹配。仅是圈出一段路划上线便将费用收得不亦乐乎,而于其他无暇顾及,自然难免乱象从生。严密的设计与严格的监管都不见踪影,实在很难称得上管理到位。
  报道引发了共鸣,说明对这一问题之乱“于我心有戚戚焉”者大有人在。马路停车场收费牵涉甚广,面对市民的呼声,对照为民服好务的要求,有关方面大约有必要进一步完善制度,努力作为,从而切实减少和杜绝相关收费中存在的种种乱象。
  有关检察机关已介入此事,相信这会进一步形成监督合力,推动问题的有效解决。
小吃城经十一路北侧
近百辆车停路旁,交了停车费仍被贴罚单
该处隶属四里村派出所管理,交警称其停车不规范
  2月2日,市民张海(应被采访者要求用化名)赶到本报提供了一段交警与派出所为马路停车“掐架”的音像材料。他说,当时是1月14日,在经十一路小吃城隶属四里村派出所管理的马路停车场,交警给近百辆停车场内的车辆贴了罚单。“据说交警跟派出所为这个停车场交涉过多次,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市民反映
交了停车费,又被交警贴了罚单
  张先生介绍,1月14日15:50左右,“英雄山美食街自西到东近百辆停靠在路北侧停车场内的车辆都被贴了罚单,无一幸免”。众多声音质疑“交了停车费,怎么还被贴罚单”,路过的张先生将事发全程录了下来。
  他说,自16:00至16:30左右,贴单交警一直被车主围住。“现场有车主说英雄山美食街这一路段停车收费已有多年,但从没被处罚过,现在突然被处罚了不能理解”。“是停车场违规还是交警乱作为?”录音中记者隐约听到类似质疑。
  张先生还专门观察了一下英雄山美食街路两侧的停车,“只有路北侧的被贴罚单了”,另外该路段南侧停车是顺道竖向停车,路北侧则是横向停车。附近知情门店工作人员表示,该路段停车收费的几个停车点全部隶属四里村派出所,“每月向四里村派出所交钱”。
  张先生说,当时在美食街西侧,一名身穿“泊车管理”服装的工作人员证实该停车场确属四里村派出所管辖,但拒绝透露有关详情。在张先生提供的录音中,对于交警贴罚单一事,该工作人员连称“不要脸”,归结原因是“年底没送礼”,因为自停车收费以来他们从未被查过。
交警回复
停车场虽经审批但停车不规范
  在张先生提供的现场照片中记者看到,“违法停车告知单”上写有“在上述时间、地点停放,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6条的规定”的字样。
  录音中,做出该处罚的交警表示,该停车场属四里村派出所管辖,“经过了交警等部门审批,是正规停车场”。之所以贴罚单,是因为该停车场没有按规定规划停车,“按规定应该顺道纵向停车,但一直以来都是横向停车,对交通造成了很大影响,多次与派出所交涉但没有结果”。张先生说,现场处理过程中,停车收费人员拨通了四里村派出所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并将其交给贴单交警。“我跟你说,明天开始别收费了。”这名交警对电话中的人说。
  张先生介绍,当时,车主们对交警部门与派出所之间有关停车场的“矛盾”转嫁到自己身上表示强烈不满,交警则称他们也很无奈,因为横向停车严重影响了交通,行人与车主不断向12345等部门反映问题。美食街停车收费人员却称,该停车场横向停车已有很多年了,交警从未查过。
最终结果
交警收回所有罚单协商处理“矛盾”
  张先生说,16:20左右,四里村派出所民警赶到了现场,对于车主质疑及现场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民警未明确作答,只招呼停车收费人员及交警到派出所处理。这引起了现场车主更大不满,“你们走了,我们的罚单怎么办?”车主们围住警车要求现场办公处理此事。
  对于现场记者有关停车场的采访,四里村派出所民警予以拒绝,称“采访必须经过分局”。16:30左右,经协商,交警收回了贴出的罚单,并与四里村派出所民警协商处理该停车场存在的问题。
  16:40,张先生离开现场时,英雄山美食街西侧该停车场收费人员仍在不断招呼过往车辆停车,车辆仍是横向停放,不少过往市民从机动车道走过。“附近一位店主说,该路段若顺道竖向停车充其量能停四五十辆,但横向停车后车位能达到近百个,多停车能多赚钱。”张先生说。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