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格局 2011.06.20 星期一
路通了,人来了,城变了―――

济南市民眼中的商业大变迁

作者:刘楠楠


  资料图片:工作人员缴回节余的粮票□整合/本刊记者 刘楠楠
  曾经,凭票、排队买东西是那个计划经济时代的常见现象,也已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而今,京沪高铁把济南纳入了北京和上海的3小时经济圈影响范围之内,济南刚好处于环渤海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圈黄金分割点上!济南与国内一线大都市北京、上海形成“同城效应”,互相来访之便利就像拜访邻家一位老友。路通了,人来了,城变了。作为商业历史进程中的参与者、消费者,济南市民最深刻地感受到了泉城商业发展六十年来的变迁。
【背景】
曾经购物难成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1949年,新中国建立,没收了官僚资本主义商业,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在全国初步形成了以国营商业为主,以合作商业和个体商业为补充的社会主义商品流通体系。此后,一直到“大跃进”开始之前,中国的商业结构一直是国营商业和集体商业占据主流,私营经济和个体经济为辅,这种市场结构对当时经济的发展、市场的繁荣、物价的稳定起了很好的作用。虽然当时的物资仍然贫乏,但久历战乱的中国人还是初尝新生活的“甜头”。“大跃进”开始后,把一部分集体、合作商业过渡为国营商业,关闭集市贸易,造成流通渠道单一化,妨碍了商品流通的顺利进行。上世纪60年代初,对流通领域进行调整,集体和个体商业有了一定的恢复和发展。但“文革”开始后,市场结构又一次发生变化,集体商业过渡为国营商业,个体经济被取消,集市贸易遭关闭。在这20年间,由于商业网点少,流通渠道单一,给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凭票、排队买东西都是这个时期常见的景象,也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来自西郊的廖大妈在女儿的陪同下为自己挑选衣服,可转了大半天廖大妈一件衣服也没买到。“不是我眼光高,关键是现在衣服的样式太多了看得我眼花缭乱,哪件都不错,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买哪件了。”回忆起过去的生活,廖大妈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百姓购物不仅要有钱而且还必须有票,那时,保证供给、维持温饱,是当时生活中的主要问题。每逢年关岁末或节假日前夕,街上到处都是拥挤的购物长队。那时候对于一个普通中国百姓来说,商业就是街头村口那个小小的小卖店,购物就是尽可能地购买到维持最基本生活的必需品。
【当下】
购物消费多元化、个性化的潮流风尚
  很多中老年人都有这样的记忆,当年粮票成为除人民币之外使用最广泛、价值最稳定的“中国第一票”。进入90年代之后,粮票全面退出历史舞台,这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习惯。改革开放后,随着家庭收入的不断提高,人们的购物观念逐步发生着变化。购物正从“吃穿”向“住行”倾斜;从“挣多花少”的保守消费向“先花后挣”的超前消费转变;从简单的保障生存向适度享受转变。这种转变折射出人民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体现着人们对生活的更高追求。
  过去,济南对于大牌的引进相对滞后,如今,万达广场、银座商城玉函店等新型卖场相继开业,各大品牌立刻涌入。那些曾因无法在本地买到心仪之物,而不得不“流落”香港、北京血拼的济南人,此时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以众人拾柴之势,令新开店的品牌见识到喷薄而出的消费能量。如:银座商城GUCCI专柜开业当天,单店销售金额过百万便令经销商乐得合不拢嘴。而Mango、ZARA的品牌负责人均表示,济南对于国际时尚品牌的消费能力,仅次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
  事实上,这些大牌产品并非只在打折时才如此热卖,在济南这样的二线城市零售业界,很多品牌不过是不久前刚入济的新丁,却“战绩”斐然。花上万元买一个手提包、用两三千元买一个钱夹,这些曾经被视为“败家”的举动,如今在济南却有盛行之势。在济南某外企负责招商工作的黎女士告诉记者,购物就要去名牌齐全的商场,因为在那里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青睐的商品,Gucci、Bally、Sisley、Burberry、Cartier……已拥有一部价值十多万元Vertu手机的她坦白地说:“因为身在商界,各个不同管理层的消费层次似乎有着潜规则,奢侈品对于我来讲很多时候只是一种象征,所以我购买品牌会根据职位升迁情况而定。”
  今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商业意味着城市里人头攒动的核心商圈,以及各有分工的商业体,购物则更多地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与享受生活的态度。26岁的芷偌在某杂志社上班,她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钱包,里面现金没多少,可银行卡有五六张。芷偌说,她有三张银行信用卡,可透支5万多元钱,现在购物她基本都用信用卡结算,这样既方便又安全。
【现象】
改革开放带来商业发展的春天
  建国前30年,中国建成了一个计划经济的体系,后30年,将之逐步改革,走向市场经济的新体制。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政策的总方针。以此为标志,我国进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
  法国服装设计大师皮尔?卡丹和他的12名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临时搭建起的T型台上上演了新中国的第一场时装秀,挑战了中国人的审美观念。1981年11月,皮尔?卡丹品牌时装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继这之后,日本和美国的时装表演队也相继来到中国进行表演。见识了外国时装表演之后的中国人开始打扮起来,中国的时尚大幕由此拉开。此后,众多国际大牌更是相继进入中国多个一线城市,让中国人与世界潮流同步。
  这个时期,作为老济南人,一提到西市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某种意义上说,西市场在济南人的心目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情结,即使现在出现很多类似的市场以及大型商超,济南人对西市场依旧情有独钟。西市场经历了近百年的发展历史,如今已经成为了济南西部乃至全省、全国重要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周围随之兴起的商圈同时极大带动了西部新城甚至整个济南的经济发展。
  今年75岁的孔德刚老人,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退伍后在商业战线上工作了三十年。如今退休在家时常喜欢逛逛商店,他讲述道:计划经济时物质缺乏,每个人一个月只分配半斤肉,一个人也只有半斤糖,就是一条烟也要批条子,有时还要托关系。现在商品是琳琅满目,样式也很新颖。改革开放以来,济南市的商业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经济结构上形成了以民营经济为主的发展格局;在商贸业态上,有市场、有超市、有便民店,形成了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局面。
  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的广泛应用,网上购物逐渐兴起,足不出户,林林总总的商品尽收眼底。敲敲键盘,心仪的物品便能送货上门,这样的购物形式让很多年轻人痴迷。谈到网购,杨丽就滔滔不绝:“爱逛商场似乎是女人的通病,我也不例外,尤其是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更是大逛特逛,这也是我宣泄情绪的方式。但是网购更能让我体会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感觉。”
【前景】
高铁带来新生活新机遇
  从泉城广场,到济南西站,12公里的路程,开车平均需要35分钟。这让未来居住在西部的居民倾向就地消费。高铁开通让西部变成一个大市场,很多商家开始借机行动。现在,很多购物广场已经进驻,成为片区内最大的亮点。“因为华联对于西部已经非常了解。未来,不管是从抢占商机,还是从服务于西部新城、服务于消费者层面上,华联都要开拓西部新城,扩大市场。现在,许多商场都在注视着济南西部,但大多持观望态度。他们对西部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样子还不敢下定论。”华联市场部经理宋 这样告诉我们。
  刚才还在北京剧院看话剧《雷雨》,转眼间已经在济南大明湖看夜景,回民小区吃羊肉串,京沪高铁将会让这种生活方式成为可能。曾经遥远的距离如今有望被拉近至咫尺之间,对于更多的商人而言,速度正在改变他们的生活。
  身在泰安的王女士很关心京沪高铁的建设情况,她经营的电子科技公司正处于市场开拓阶段,第一目标就是北京,她一周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公路上跑。“以前去北京要4个多小时,等到了都已经筋疲力尽,动车组开通后车程缩短到2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王女士担心一身疲惫给客户造成不好印象,而京沪高铁开通后1.5小时就能到达北京。王女士对这样的前景非常兴奋,因为高铁的价值,不仅在于她个人的交通方便,也让沿线城市的商机触手可及。
  不过,机遇虽然诱人,但同时相伴而来的还有挑战,如何摆脱虹吸效应,避免哑铃式发展,是济南需要思考的问题。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