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周刊 2020.09.02 星期三
三年实现三级跳,还要涉足汽车拆解等领域

济钢:在城市矿产中掘金



  

济钢城市矿产院内整齐停放的建筑垃圾清运车。 (刘彪 摄)
  一辆辆建筑垃圾清运车整齐停放,煞是壮观,像极了整装待发的士兵,这与人们印象中的社会渣土车横冲直闯的情形迥然不同……这里是位于济南工业北路上的济钢城市矿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城市矿产”)。
  有人可能会说,清运建筑垃圾利润太低,国企一般不愿意干,这个市场基本是民营个体的天下。然而三年前主业停产的济钢集团加入,使“济钢城市矿产”成为济南市建筑垃圾清运行业唯一的国有企业,并很快成为业界标杆。
  今年,尽管有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济钢集团却在向着年营收300亿元,“三年再造一个新济钢”的目标冲刺;“济钢城市矿产”向着保底80亿元,冲刺百亿元的目标前进。
  人们好奇,一个搞建筑垃圾清运的、济钢集团的子公司,怎会有如此豪气,向着百亿元冲刺?
1 转型发展,做“消纳型企业”的代表
  “很多听说过我们企业的人,可能仅仅知道我们在做建筑垃圾清运,但事实上,我们的业务远不止这些。”济钢城市矿产经理李赐波说,企业的历史与济钢集团一样久远,都成立于1958年,前身是济南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作为济钢集团的子公司,这家企业原来主要在集团内部做一些服务工作,比如厂区内原材料如铁矿石、铁矿粉的运输,铁水运输,制成品钢材的外运等。2017年7月8日,济钢炼铁厂出完最后一炉铁水,济钢集团主业关停。
  650万吨钢铁产能停产,与之相关的服务业自然也没活可干了,怎么办?济钢集团提出“到城市里挖矿”:从建筑垃圾中回收混凝土块,提取石子、废钢重新利用,其他材料通过3D打印技术生产异型建材,使建筑垃圾100%消化。
  “济钢以前是一个排放型企业,要转变为一个消纳型企业。”济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薄涛给企业如此定位。2018年9月1日,“济钢城市矿产”正式更名成立,确定了以“城市矿产”为新主业,“建筑再生资源综合利用,金属综合利用”为新产业的转型发展思路。
  目前,济钢城市矿产的涉猎范围包括:金融及第三方物流,钢材贸易及加工,货物、渣土运输及仓储,车辆拆解及废钢精加工处理、建筑废弃物处理等,主要从事城市矿产、钢材贸易、物流运输三大业务。
2 逆势增长,今年保底营收80亿元
  看一看济钢城市矿产这三年的业绩,会让很多人感到惊讶:2016年底,济钢主业停产前,年营业收入只有六七个亿;2017年经过调整,2018年全年共实现销售收入39.87亿元,利润完成2114.08万元,净资产收益率超过10%;2019年,营业收入73.86亿元,实现利润3889.97万元,两项指标均创历史新高,超过济钢集团下达的奋斗目标15%以上。
  如此,不难理解今年企业将营收目标定在“保底80亿元,冲刺百亿元”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包括济钢城市矿产在内很多企业的发展阵脚。一季度,很多用钢企业没有开工,加之各地交通管制,物流运输不畅,导致钢材贸易业务大幅缩水。
  渣土运输和建筑废弃物破碎项目在前两个月基本处于停工状态。3月,伴随各行各业加快复工复产,济钢城市矿产在四五月的经营状况不断好转。“我们积极开拓市场,4月承接了济南市小清河清淤重点工程,收到了良好的经营绩效。”济钢城市矿产党群部副部长刘法敏说。
  经过多方共同努力,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33.69亿元,利润2248.64万元,分别超去年同期2.12亿元和438.85万元;如果没有疫情因素影响,上半年突破40个亿,实现时间过半任务过半问题不大;七八月又快速发展,前7个月营业收入突破40亿元,前8个月突破50亿元。
3做贸易,不做简单的倒手买卖
  “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如果不出意外,全年营收突破80亿元,问题不大,冲刺百亿,也不是没有可能。”刘法敏说。如此大的营收规模,钢材贸易板块贡献突出。停产前的2016年底,公司六七个亿的营业收入,钢材贸易有三四个亿,今年有望突破60个亿,4年之内的几何级增长,让很多人一时看不懂。
  的确,过去济钢集团主业没有停产,济钢城市矿产可以靠销售母公司的产品实现增长;现在主业停产了,卖谁的货呢?“这个问题也曾困扰过我们,那是2017年主业停产之初。”刘法敏说,后来他们的想法是,母公司没货,就卖其他钢厂的产品,照样有生存空间。
  为稳住原有客户,济钢城市矿产派出业务人员,分赴全国各大钢厂组织货源,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同时,利用自身资金优势,与淄博、日照等地的企业合作,对钢材进行简单二次加工处理,使之更加符合客户的需求。比如,钢材交付给客户前可能需要除锈,热轧钢卷可能需要转换为冷轧等,这些工作都需要有人去做,如此繁琐的工作,大型钢厂没有精力去干,就需要贸易商来做。
  “不同于一般单纯做贸易的皮包公司,我们有实体加工设备和基地,客户就更愿意相信我们。”刘法敏说,举个简单的例子,他们销售山钢的产品,并在广东设立分公司,供应美的、格兰仕、格力等大企业,直接帮助山钢打开了华南终端市场,年销售收入数十亿元。
4 不炼钢,照样可以“吃钢饭”
  济钢转型做消纳型企业,体现在济钢城市矿产身上,不只是钢材贸易、建筑垃圾清运和破碎等,还有真正体现消纳的两个大项目:日照济钢金属综合利用项目和济钢汽车拆解产业园项目,目前正在推进建设中。
  众所周知,炼钢厂的原料一般是铁矿石,但程序复杂,产钢率较低,如果用废旧钢材金属炼钢,效率会大大提升。“我们的想法是,‘进出’两头为钢厂服务。”刘法敏说,“进”就是为其提供合格的废旧金属原材料,“出”就是为其销售制成品——钢材,实现“不炼钢照样可以吃钢饭”,与社会公司比拼的就是服务。
  日照济钢金属综合利用项目主要为山钢集团日照公司供应原材料,设计废钢年生产能力200万吨,将使用当前最高端先进的废钢破碎机、剪切机及打包机,具有针对性的破碎、剪切、打包、分选功能,可分选出有色金属及非金属杂物,能加工出纯度高的优质废钢;能针对炼钢产品要求,对废钢成分、粒度、配比等实施个性化配料。
  汽车拆解项目不难理解,目前全社会汽车保有量与日俱增,每年报废量也越来越多,济南目前没有规模以上的汽车拆解企业,仅有的两家报废汽车拆解公司不能满足将来报废汽车无害化拆解的能力和需求,汽车拆解项目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
  济钢汽车拆解产业园规划总投资1.1亿元,最终建成拆解能力为每年5万辆的综合产业园区,使报废汽车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为济南环境改善作贡献。
  济钢集团主业停产后,加快推进转型发展,加速构建可支撑济钢未来持续发展的多元产业布局和生态体系,整合资源、立柱架梁,尽快壮大企业的体量规模,提出了一个“两步走”的规划,第一步利用三年左右的时间,使经营规模恢复到停产前水平,2021年年底营收达到300亿元,目前这一目标指日可待;第二步再用一两年时间实现营收翻番,达到600亿元。目前,这两个目标均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本报记者 刘彪 通讯员 张洪雷)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