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线 2020.06.29 星期一

同城待遇落地,“新市民”才能扎根

  

□肖明君
  据本报6月28日报道,济南一直致力于打造农民工温暖之家,市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综合服务中心形成的“服务一揽子、就业一条链、维权一站式”特色服务,为农民工搭建全方位服务平台。如今在济南,农民工进城有工作、参保有办法、住宿有改善、维权有渠道、发展有目标……从进城抛洒汗水、换回报酬、自愿回乡养老,到怀揣梦想进城、成为城里人,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正在融入这座城市,共享城市发展红利。
  有活力的城市,发端于有活力的人群。城市人群的活力,则与城市“政策活性”息息相关,其中尤以户籍政策为要。眼下,很多城市恰恰因为“新市民”群体的崛起,从而展现出不俗的气象。说到这里,很多人会将“新市民”与各地招才引智政策中的“高端人才”“高学历群体”“新技术人群”画上等号。其实,就现实而言,农民工在“新市民”群体中的分量更抢眼。济南市目前推出的“零门槛落户”政策,将惠及200万农民工群体,这不仅是一个体量庞大的数字,也意味着一个存量巨大的劳动力市场和需求空前的消费市场,更代表了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创新创业主体。我们说一个城市有未来,不就是因为有人气吗?因此,不要单线条地认为,农民工进城落户就是“动了谁的奶酪”,更不要有“恩赐”的想法。从某种程度上说,农民工群体融入城市,本身就符合“谁付出,谁受益”的原则,这不仅是理应共享发展红利,更是为城市的未来做大蛋糕。
  那么,农民工群体是如何承担起“新市民”角色,并体现出对于城市的增值作用的?
  首先,农民工是因应城市劳动力不足,释放“人口红利”需要而产生的一个群体,有着劳动力市场化最为直观的劳动计价体系,农民工的净流入和净流出直接决定着一个城市的前途。与城市某些“单位人”比起来,农民工的创造性活力,甚至更具有贡献值,体现了城市经济对于“效率”和“效益”的双重诉求。因此,对于这样一个人群,城市没有不敞开怀抱予以接纳的理由。
  其次,以“市民待遇”“同城待遇”为代表的市民平权,本身就是创造力释放。无论中外,法律平等、教育平等、性别平等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社会创造力迸发。一个国家如此,一个城市也是如此。济南现在已经提出,符合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学与本地户籍学生一视同仁,随迁子女与市民子女混合编班,学籍实行统一管理;此外,济南市还降低了公租房申请的准入门槛,取消收入和户籍的限制,使得符合条件的外来人员纳入住房保障范围当中。这样的政策安排,带来的直接作用就是,农民工群体摆脱各种福利短板和羁绊,心无旁骛攻主业,其创造性不是一个“城市边缘人”身份可比的。
  最后,农民工“零门槛落户”城市,其实是为整个城市的筛选机制设立新门槛。一个人人皆可落户的城市,打破了城市的闭环运作,挤压了“拼关系”“拼父母”“拼资源”等城市原有固化利益的空间,让所有城市人群处于一个教育公平、权益平等、从业和经商环境法治化的城市新平台上,大家更多是比拼勤劳、比拼创造性,让整个城市“能者进,不能者出”,最终成为创新创业者的乐园。尤其在越来越以“80后”“90后”为进城主体的背景下,他们已经不是普通的“搬砖工”,他们也在追求创意性生存,这代表了城市新的增长点,也代表了多元共生的未来。
  总之,人口构成的刷新激活了城市。城市必须要拆除身份的围墙,变成一个没有户籍鸿沟和身份撕裂的高能平台,这样才有“新市民”落地生根的归属感、幸福感和获得感可言。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