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趵突 2020.05.26 星期二

静待花香随风来



  

□朋星
  白居易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农历四月也即公历五月。这个时节,立夏了,春天的花儿渐次歇息,正当人们惜春叹花的时候,蔷薇花站了出来,填补了花期的断档,她不红谁红?
  谢谢蔷薇们,我亲切地叫你们“小薇”,可以吗?
  古诗早已准确地标明蔷薇开花在初夏。还是白居易,诗说“阶底蔷薇入夏开”;唐代高骈的名句“满架蔷薇一院香”出自题为《山亭夏日》的七绝;宋代徐铉的诗更详细,说蔷薇开于“绿树成荫后,群芳稍歇时”。
  蔷薇属于庭院、园林花卉,野生较少。我看蔷薇花,多在济南五龙潭公园,那里蔷薇密集,堪称“花团锦簇”。
  顺着古诗的描绘欣赏蔷薇,事半功倍。比如,刘禹锡诗说“蔷薇乱发多临水”,一语点透了蔷薇的生长习性,喜欢在水边。五龙潭泉多水旺,那可是蔷薇的风水宝地!
  漫步园中,花香阵阵随风而来,花瓣散落水中。据说蔷薇花泡在水中,那几乎就是天然香水,宋人刘克庄有诗说“旧恩恰似蔷薇水,滴到罗衣到死香”。由“蔷薇水”,还可以再联想到一句外国谚语“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关于蔷薇花的形状特点,唐代诗僧齐己有诗说“根本似玫瑰,繁美刺外开”,另一位诗人李绅(就是写“锄禾日当午”的那位)说“蔷薇繁艳满城阴,烂熳开红次第深”;总结二诗,“繁美”“繁艳”是关键。蔷薇,的确是花朵繁密、色彩艳丽。
  在繁艳的花丛中,仔细观赏那些富有个性的“小薇”,突然想挪用杜甫写桃花的诗句,“可爱深红爱浅红”?
  初夏,五龙潭的花,蔷薇绝对是主角。配角呢,有三个:灌木类的锦带花,草本类的红花酢浆草,乔木类的大叶女贞。
  公园玉泉边,蔷薇与大叶女贞同在开花,颜色虽有红白之分,但香味都比较浓烈。花香随风自来,分不清是哪种花香,或者根本就无需分辨,只听任花香袭人、喜人。
  每年五月,我都到五龙潭看蔷薇。随着情感的深化,觉得需要返朴归真,用文言文来表达古色古香。于是前年,以欧阳修《醉翁亭记》的笔调,写《小园蔷薇记》: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神州公园多矣,吾独钟情济南五龙潭也。是园袖珍如笏,然泉石卓荦、水木清华,允为人间瑶池也。结庐闹市而无车马之喧,幸赖此园,吾得闲即诣,久游成癖,不可旷日割舍也。
  昆明四季如春,济南则春如四季,暴冷暴热,飘忽不定也。早开之春花,常遭骤变之苦,花容憔悴也。唯蔷薇愚钝持重,绝无争春之举,甘作殿后之花,俟暮春初夏之时,群芳稍歇,绿树成荫,乃发萼开跗,默默出彩溢芳也。傻花也而有傻福,是时气温已稳,无复炎凉折磨也!
  芍药宜栏,蔷薇喜架,盖蔷薇枝条柔曼,善于攀援,成花架则更富观瞻也。小园深谙此道,于濂泉之北,立建长廊,蔷薇
缭绕其上,或如云霞飘红,或如小雪飞白也。盘桓其间,忽得一绝句曰:“看花道上眼神亮,沽酒途中脚步轻。花下樽前唐伯
虎,古文奇字赵明诚。”吟向满架蔷薇,飘飘然有自得之意也。
  临泉濒潭多叠石为假山,蔷薇凭石蜿蜒,青枝嫩叶之上,小花缤纷也。团团焉,簇簇焉,倒映水中,宛若仙境也。《诗经》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今于五龙潭可谓“丛丛蔷薇,在水之湄”也。
  花丛中细观小枝,或有两三朵先开,而诸蓓蕾丛聚待放也。惟其如此,愈发楚楚动人也。
  晨昏之时,吾喜坐潭边白石之上,静待花香随风自来也。宋人有云“凡香嗅之则不佳,须待其因风自至”,真得寻芳之三昧也!黄山谷诗曰“披拂不盈怀,时有暗香度”,异曲同工也。池中金鱼游动,池畔蔷薇摇红,如斯之
  美,何人能沉鱼羞花耶?!纵西施、杨贵妃再世,恐亦难奈五龙潭之鱼之花也。
  顷来留连花间,且屡有小文披露也。一老友来函,斥我耽小艺、废学业也。良药忠言切中肯綮,惶愧,汗出如浆也。奈何才识委实谫陋,无力驭风云,有闲谈风月也。补天自有肉食者,小可适宜独怜幽草小花也。
  后来,在济南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网球馆的西南邻,又看到一片“小薇”,色系以白、红为主,品种大约属于“大叶野蔷薇”。因为同一枝茎上通常开六至七朵花型较大的重瓣花,所以俗称“七姊妹”。此处林中多松,蔷薇与青松搭配,一柔曼,一挺拔,刚柔相济。
  五月,蔷薇香径独徘徊,何事还能看不开?
  (作者系济南市政协副秘书长。)

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